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春天的野菜  

2018-04-10 08:0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买好菜走出菜场,不经意看见一大妈守着一篮鲜嫩嫩野菜坐在马路牙上。走进一看,是荠菜。不知为什么,那荠菜撩起我一腔乡思。这是很奇妙的事。西晋张翰有莼鲈之思;叶圣陶吃藕与莼菜,说这两种美味最容易乡思,我说春天撩人乡思的是野菜。

说到野菜,从小我就对野菜顽强的生命力有着很深的印象。

阳春三月,春风一动,青草一泛绿,最先从土里冒出来报春的野菜,就是荠菜。“春日平原荠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鸭”这是古人对春日荠菜随处可见的写照。荠菜是野菜中的上品。苏东坡、陆游、辛弃疾、周作人、汪曾祺,前后接力,众口一词为荠菜唱赞歌。最著名的要数是张洁的《挖荠菜》了:“挖荠菜时的那种坦然的心情,更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享受:提着篮子,迈着轻捷的步子,向广阔无垠的田野里奔去。嫩生生的荠菜,在微风中挥动它们绿色的手掌,招呼我,欢迎我。”多么好美的画面。

儿时,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同村的小伙伴带上篮子和铲子,沿着村口的清水河边挑荠菜。那真是一件心旷神怡的事儿,棉袄脱了,一身轻松,在煦暖的春风中,弯腰屈膝,边说笑着,边寻找荠菜。荠菜分板叶荠菜和散叶荠菜。板叶荠菜,叶肥大而厚,浅绿色,品质优良,风味鲜美。散叶荠菜,叶片小而薄,绿色,香气较浓。挑到差不多一篮后,回到家里,摘掉不能食用的烂叶和根部,用井水洗净,晾干,便可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口味,予以加工食之。荠菜有多种吃法,清炒、荤炒、烧汤皆可;而营养丰富又最简易的食法:凉拌;还可用它剁成馅,包包子、包馄饨、包春卷。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荠菜饺子,每次都能吃30多个。此外,荠菜还具有止血降脂降压,消炎抗癌,利于排便等功效。

除了荠菜,还有野蕨菜、车前草、马齿苋、艾叶草、荠菜花、香椿、枸杞芽、鱼腥草、野蘑菇等野菜。印象中马兰头吃的最多。马兰头个矮体小,伏地而长。甜甜的叶,色泽嫩绿,叶梗呈铁锈色。它大多生长于桑园、菜园、河坎、竹林、田埂,或掩身于杂草丛中,或人走脚踩的路边。马兰头既可以晾干腌制做咸菜,也可以打汤或者做凉拌菜。除此,马兰头还可以止血。如不小心手指被什么东西划破了,把马兰头在碗里捣烂后,涂抹于伤口,伤口便不再流血。

野笋也好吃。野笋大的有拇指粗,小的才铅笔杆那么一点点,顶着笋叶,象童话中戴着小尖帽的小矮人。野笋子剥去笋壳,笋肉以白嫩的为佳,青白色的略差。笋子切碎炒鸡蛋、炒肉丝,放点葱花,称得上佳肴呢。去年清明回乡给奶奶上坟,完后回到村里,在村口的山坡上,发现到处都是野笋子,小半天便扯了一大把。好多年未吃野笋了,自告奋勇洗手下厨,那道野笋炒蛋吃得满口清香,至今想起还流下口水。正如汪曾祺老先生曾经在《故乡的野菜》里描述的那样:“过去,我的家乡人吃野菜主要是为了度荒,现在吃野菜则是为了尝新了。”

野菜,是大自然赋予人类最美的佳肴,首先它是天然的,它毫不拘束地自然生长,不像大棚菜一样受所谓人为雕饰;其次是新鲜的,它随春天的春芽一起生根、发芽、生长。特别是在当下,在物质丰盈也无法满足人们日渐挑剔味蕾的今天,野菜走进城里、走上农家乐饭桌,登上了饭店大雅之堂。不仅如此,挖野菜,已成为当下城里人的一种休闲,一种时尚,一种对田园生活的渴望。

这不禁使我想起了宋人汪晫的《念奴娇·谁家野菜饭炊香》:“谁家野菜饭炊香,正是江南寒食。试问春光今几许,犹有三分之一。枝上花稀,柳间莺老,是处春狼藉。新来的燕子,尚传晋苑消息。应记往日西湖,万家罗绮,见满城争出。急管繁弦嘈杂处,宝马香车如织。猛省狂游,恍如昨梦,何日重寻觅。杜鹃声里,桂轮挂上空碧。”

采野菜不但诗意十足,也同我们内心蕴含的传统观念密切相关。时下,又是人间三月天,春风到处野菜香。走出钢筋水泥的堡垒,携朋友家人游春踏青,一起到大自然中去寻找美味的野菜吧……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