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书信里的幸福时光  

2017-10-31 10:0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理书房时,从一堆过去的老杂志中翻出一扎书信,除了信封的颜色有些褪色,其它保存完好。随手从中抽出一封打开,落款日期是1976年12月22日,写信人是当年插队时的一位哥们。那年年底,我考上了一家市文工团,朋友来信一是祝贺我由知青到演员的角色转换,二是警告我别忘了朋友。看完,一股久违的温暖洋溢心头,将我带回到曾经写信读信的幸福时光里。

少年时代因与父母两地分隔,写信就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写信与记日记不同。日记中的那些欢乐,那些忧愁,那些倾诉和思考,因为并不是写别人的,写的和读的都是自己,因而那种内心的独白永远是缺少交流的。信则不同。信写完,寄出去,总是有一个特定的对象。比如父母、比如朋友、比如同学,因此便有了心灵的相遇和交流。我的信,写的最多的是给父母。从插队到工作,我是离父母越来越远,在那个没有电话的年代,在那些思念父母的日子里,只有信,千里飞鸿,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与父母的血脉相依。特别是在插队的日子,写信似乎成了我与父母唯一的联系,或者说,信证明我还活在这个世上。用今天存在主义的术语来解释,很害怕被这个熟悉的世界所“抛弃”。

走上工作岗位后,工作之余爱上了诗歌创作。80年代正是诗歌创作的颠峰年代,但那个年代发稿太难太难。从1982年第一次给杂志社投稿算起,除了投出去的稿件石沉大海之外,我至今保留着107封退稿信。记得在我无数次给《诗刊》投稿,几乎丧失信心的时候,1988年5月22日,突然接到《诗刊》杂志社王燕生老师寄来的一封信,信中要求我在7月5日到湖南株洲市参加由诗刊社举办的改稿会。接到此信时,我兴奋的就差没掉眼泪了,两眼死死地盯着那薄薄的一张用稿通知,就像是现代戏《智取威虎山》中座山雕拿到了杨子荣打进匪巢的“联络图”时,按那不住兴奋地唱道:联络图,我为你朝思暮想……这封信,我保存至今。
    再后来我恋爱了。写信、寄信、盼信、看信,成了我唯一的精神寄托,那种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牵挂,也只有热恋中的人才能体会。特别是在盼信的日子里,除了等待的焦急外,又有怕信会寄丢了的担心,很是忐忑;而当远方的来信一下飞到手中,信封上那熟悉的笔迹跳入眼帘,那脸上写满了幸福。读信更是件快乐的事情,明明急于看信,却又不肯在人多的时候打开它,而愿意找一个无人的清静之地独自享受,散发馨香的纸笺,多情的文字,常常令我欢悦不已。回信的心情浪漫而唯美,坐在诗意的灯光下,听着笔尖划过纸张时发出的细微的沙沙声,想象着对方也正在同样的氛围里看着我的信,感受我写信时的心情,每每此时我都觉得两颗心紧贴在了一起,她的呼吸、脉搏我似乎也听得清清楚楚。字迹中的一横一竖,或是一点一捺都是一种心灵的密码,充满了一种感情的纹路,只有心灵相通的人才能破译。

这便是书信的魅力所在,是现代化通讯手段万万不能及的。读一封家书,思念也变成了一种具象的幸福;读一封情书,犹如重新体验了一次爱与被爱的过程;读一封朋友的来信,似如在沙漠之中看到一抹绿色。“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来时,月满西楼。”想当年北宋诗人晏殊“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的怅惘,想古人只能“雁足传书”、“鱼传尺素”的无奈。家书,得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信使,得一个驿站一个驿站地跑,写秃了多少杆羊毛狼毫笔,跑断了多少神骏奇骥蹄……如此,才有了“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千古绝句,有了余光中“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的煽情吟唱。现代人失去的不仅仅是一种表达情感的方式,更是一门古老的艺术,一种传统文化的行为。

书信承载的情感厚度和生命体验无法代替。信纸上的白纸黑字,在我心中深深地烙下一个个印记,无论风雨的冲刷,还是岁月的洗礼,都无法将书信的内容磨灭。留住这种表达,留住那些让我们难忘难舍的生命印记,也是留住我们珍视的幸福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