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84封退稿信  

2017-02-06 18:4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书房整理旧物,不经意在书柜最下层的抽屉里翻出一个纸袋,打开,哇,是一封封退稿信。于是放下了手中的活,席地而坐,一封封退稿信把我带回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写作时代。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走过来的写作爱好者中,大多收到过退稿信。退稿信有铅印的、油印的、也有手写的。但最多的是油印好的,只需在“同志”的前面空格内填写作者的姓名,稿子就算完璧归赵了。在稿子的第一页右上角,通常都会盖一个蓝色框,框里填写收稿日期和退稿日期。经常投稿的人只要接到印有某编辑部的来信,就可从来信的厚度上判断稿子的命运。如果是厚厚的一封,那肯定是书稿给退回来了,如果是薄薄的一封那基本可以肯定就是用稿通知单了。

那个年代收到退稿信对于我很正常,毕竟是刚刚起步。收到退稿信的那一刻,都会有一点小小的失望,但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东方不亮西方亮,改换门庭再投另一家。我一般是将盖有那个蓝色框的第一页撕掉,再重新抄写一遍,以免再投给另一家杂志社时,让编辑一看就知道是退过货的,二婚女,看都不看,再加盖一个蓝色框,退稿。那个年代投稿算印刷品,只需贴上三分钱邮票。更多的是在信封的右上角写上“邮资总付”字样,连邮票都不必贴,就可以寄到编辑部。

那个年代发稿太难,编辑部的稿子堆积如山,据说大杂志社看稿的编辑一般是从一堆稿子中抽一篇翻翻,开头不新颖或者字迹难看,那么这一堆稿子就一同遭殃了,编辑会让工作人员将这一堆稿子都盖章退掉,转而抽看下一堆来稿。所以,那时能获得一封编辑亲笔所写的退稿信,谈谈稿子的优缺点,鼓励一番,那几乎是烧了高香,会快乐好几天。记得在我无数次给《青年文学》投稿,几乎丧失信心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编辑部的用稿通知时,我兴奋的就差没掉眼泪了,两眼死死地盯着那薄薄的一张用稿通知,就像是现代戏《智取威虎山》中座山雕拿到了杨子荣打进匪巢的“联络图”时,按那不住兴奋地唱道:联络图,我为你朝思暮想……这封信,我保存至今。
       作家毕飞宇在《我的青梅竹马》一文中,回忆与《花城》杂志社编辑朱燕玲的交往经历:“朱燕玲蹲在地板上,作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判断,她认定了《孤岛》的作者是‘七十来岁的样子’。她给我来了一封信,语调是客套的,也许还是尊老的。我读着她的信,看着她又瘦又硬的笔迹,同样得出了匪夷所思的结论,朱燕玲有可能五十出头了。”后来在南京见面,结果充满了戏剧性,双方都惊讶对方的年轻而不是想象中的德高望重的长者模样。
       毕飞宇和朱燕玲闹出的是年龄想象上的笑话,而我和编辑之间的笑话则是性别想象上的。1982年初,我写了一组诗给省里的《文化周报》,很快接到编辑胡永康老师的来信,告知诗稿准备发在三八妇女节专号上。那时没有手机一说,通讯也没现在这样发达,我跑到邮局给胡老师发了一个电报,写到:胡老师,我是男性。结果那组诗改发在4月2号的《文化周报》副刊上了。再有,吉林的《青年诗人》的一位何姓编辑在多次收到我的诗稿后,有一天给我寄来了他的照片并告知诗稿已发下期。我高兴地按照他给的电话号码拨过去表示感谢。我自报姓名后,只听到何老师在那边电话里低呼:“啊,你是男的,我还以为你是位女作者呢。”想想也是,我父亲给我起的这个偏女性化的名字,真是“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我认真数了数,共有84封退稿信。这其中有些杂志都已不复存在了。小心翼翼地把它们重新装进纸袋。抬头看着窗外,看着蓝蓝的天空,古人将信称为“青鸟”,印度的泰戈尔写有“天空不留痕迹,但鸟儿已经飞过”。我想,退稿信也是这样一只鸟儿。虽然在如今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退稿信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天空不会留下痕迹,但在我的心中会留下一道美丽的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