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腊月的味道  

2017-01-09 21:2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腊月的味道,并不仅仅是嗅觉,而是一种记忆的载体。

味道,在《现代汉语词典》里亦指意味,趣味。意味,趣味,都是人们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触,都是人们生理、心理和文化素养融会贯通交织而成的品位。《舌尖上的中国》有一集叫做《时间的味道》,讲述的是腊肉、火腿、烧腊、腌鱼、腌菜、泡菜等食物经过特殊的处理后,会在缓慢的时光中酝酿出一种别致的风味。有人钟情腊味,是因为那种味道里有儿时的记忆,有故乡的味道,这种味道,是任何调料都无法取代的。

记忆里,原本有些冷清的村庄一进腊月,气氛明显不同,一扫往日的沉寂,喜庆的气氛在村庄的各个角落生动活泼起来。胼手胝足劳动了整整一年的农人,尽管刚刚从生产队里的年终分配花名册上按下手印,领回少得可怜的几张皱巴巴的块票,但家家户户依然开始蒸年糕,酿米酒,炒花生,做米糖什么的。那怕仅仅是一种节日的点缀,一种传统年景的象征。这个时候在村里,只要院子里不断有人走进走出,有欢声笑语传出,不用问,一定是这家主人在做好吃的。

杀年猪是腊月里的重大事儿。杀年猪得选个好日子,庄稼人过日子,讲究这个。看看黄历,选个双日子,或者在三六九,反正自己的内心得先安稳,也图个吉利。我看过杀年猪。先是打开圈门,把那肥头肥脑的家伙从圈里哄出来,瞅个机会,由一个力气稍大的抓住猪尾巴,用力提起,使两条后腿离地,这样猪就失去了反抗,然后由三四人一人抓住一只脚,抬到预先准备的案台上,杀猪匠则按住耳朵,拿起明晃晃地杀猪刀。这个时候是最刺激的。那些围观的孩子们,想看却又不敢看,还没等杀猪匠的刀起,早已捂上了眼睛。但内心却又好奇,在手丫子留出的缝隙中,悄悄地向外瞄。关键时候一到,又吓得赶紧闭上眼,等再张开双眼的时候,刀已变红,血已半盆。

杀年猪,请宾客,这是由来已久的风俗。请的人中有街坊邻居、有关系较好的朋友,还有自家亲戚。多的时候要摆上好几桌。菜不用太多,也不用那么费事,就用大锅,肉块放到锅里,放上粗粉条,炖上半天,切点儿白菜拌盘肝儿,最后上酸菜血豆腐,不用盘子装,直接上大碗,能让人吃得觜上直冒油……贫困的生活里,杀年猪更象是一种活动,一种仪式,因为这已不光是解馋,它所包含的,更有那浓浓的乡情,淳朴的人情。

农历十二月初八喝腊八粥也是腊月里的一件大事。母亲的手艺巧,精心挑选搭配的各种杂粮豆,经过充分的熬煮,再加上火候把握得恰到好处,盛在瓷碗里的八宝粥,各种胀鼓鼓的豆粒儿珠圆玉润,在黏糊糊的稠液中莹莹地透着亮光,煞是好看。“盈几馨香细细浮,堆盘果蔬纷纷聚”,袅袅地舞动着升散开来的热气里弥漫着甜丝丝、香喷喷的味道,不等入口,感觉已甜到了心里,在那钻进鼻腔的香味不断的诱惑之下,舞动舌尖,大快朵颐,那感觉,简直就是人间难得的美味!

当然,腊月的味道,也是文化的味道。“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那红红的春联,承载着老百姓对即将过去的一年的欢喜和不舍,表达对新的一年的期盼与厚望。那一张张承载着老百姓对未来美好憧憬的民间艺术表现形式的年画,成为普通百姓寄托生活理想的精神替代品,成就了乡土中国的民间“读图时代”。可惜的是,如今春联大多是印刷的,少了手工书写的差异性,有种呆板的缺憾。年画已淡出了我们的生活,曾固有的一种质朴与生活韵味已经随了岁月的老去而荡然无存。

这就是记忆中其乐融融的腊月的味道。腊月的味道是年的味道,也是家的味道。为此春运才有如此磅礴的力量。由故土、血缘、乡情汇集而成的腊月的味道,布满在大地山川每个城市与村庄。那舌尖流连、心尖忘返、魂牵梦绕的味道,诱惑着我们的味蕾,也诱惑着我们的心灵。那奔走在舌尖上的腊月,只为抵达年,回到家。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