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感谢郎平  

2016-08-21 21:55: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来没有一支中国的球队如中国女排那样被神化过,如同没有一支球队如中国男足那样被痛骂过一样。做为50后的我,还清楚的记得30年前,全家人守在十二寸的黄山牌黑白电视机面前,看着中国队与日本队争夺冠军的比赛,一记记重扣,一阵阵欢呼雀跃,让我们全家人感动不已。在最热血的年代,遇到了最激情的女排,这个印记,就这样刻进了我们这代人之后的人生里。同时也让我们记住了袁伟民、陈招娣、孙晋芳、张蓉芳、周晓兰、陈亚琼、杨希等等,特别是记住了有着“铁鎯头”之称的郎平。至到今天,只要是一提到中国女排,我们就会想到这些女排队员们的名字。

30多年来,“女排人”换了几代,女排也几度沉浮,但只有郎平一个人,仍然像当初的铁榔头一样在国内外奋斗拼搏。郎平退役后去美国学习体育管理,这让那些选择当官的队友们不解;当初她去意大利打职业比赛,被人讥讽为“为钱打球”;特别是在2008年奥运会上,由郎平率领美国队以3:2战胜中国队之后,谩骂声随之而起,聂卫平以爱国的名义指责那些走向海外的中国球员和教练的时候,一下子把谩骂和指责推向高潮。做为郎平“粉丝”的我,对那些谩骂与指责很是忿忿不平。我在事后写过一篇文章,在文章里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虽然中国队失败了,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吗?没有。技不如人,没什么可抱怨的。我们完全有理由为郎平鼓掌,因为郎平在这场比赛中很好地践行了奥林匹克精神,捍卫了公平竟争的原则,没有因为故主而徇私,没有因为故土而偏袒,做的清清白白,赢得堂堂正正。同时,我们还可以这样说,中国女排虽然输掉了这场球,但中国女排又赢了,因为郎平代表了中国排球人的执教水准,全世界通过观看这场比赛,只能对中国人更加尊重和钦佩。正如一位新华社记者所说,郎平用一种崭新的方式为中国争得了荣誉,我们当为她自豪。再有,中国女排虽然输了这场比赛,并不是什么坏事,并不是没了希望。同样,美国女排的胜利也并非意味美国女排有多么多么强大,而是我们自已自身还有很多的不足,还有一些关键的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从这个意义上说,郎平用她的胜利指出了中国女排存在的问题,这是郎平对中国女排的另一种帮助!

时隔12年后的今天,中国女排在郎平的率领下来到里约奥运会赛场,5场小组赛,战绩仅为两胜三负,一度使人们不敢再看好这支有着光荣传统的队伍。但进入淘汰赛阶段,中国女排却像换了一支队伍,先是在八强战中以3-2顽强逆转东道主巴西女排,随后又在四强战中以3-1战胜荷兰女排,最后在冠军争夺战中3-1力克塞尔维亚,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总比分0-1落后对手的情况下,连赢三局,成功逆转,尤其是决定比赛胜负走势的第三局比赛,危机之时,女排的队员们顶住压力保住胜利。决胜局里,女排姑娘们再次顶住了塞尔维亚的疯狂反扑,首度拿下奥运女排金牌!这一次,中国女排没有给郎平留下2度带队杀入奥运决赛,2度饮恨摘银的遗憾!

幸福像花儿一样就这样措手不及地绽放开来。一步一步,女排就这样走到终点。每一场比赛,都将意志体现的淋漓尽致;每一场比赛,都充分展现了女排精神。无惧艰难险阻,无惧各路对手。只为梦中的荣誉,心中的信念。这就是让我们泪奔的中国女排!有人说看中国女排需要一颗大心脏,坚持着看完里约奥运决赛,发现自己已经热泪盈眶!无私奉献,团结协作,艰苦创业,自强不息。这就是女排精神。在这个网络化、娱乐化充斥的时代,我们更需要女排精神的归来,网上流行的一句话:“哪有什么洪荒之力,不过是在咬牙坚持。”是的,竟技体育的发展本身就是残酷的,一块块奖牌的后面是无数默默无闻的失败者和退役者。可以被打败却始终无法被击倒,即便踉踉跄跄却始终目光坚毅。这就是中国女排的铮铮傲骨。她们用坚韧和毅力,带给我们无数激情和感动。

感谢郎平!感谢中国女排!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