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走进丁香巷  

2016-12-15 11:1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香巷座落在苏州的平江路上。说到丁香巷,我就想到了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好喜欢这种淡淡的忧伤和缠绵的感觉。

我是在午餐后去的丁香巷。小巷长约400米,宽不到2米,长方形砖状水泥道板路面。斑驳的青墙,半掩的木窗,即使是掉光了叶子的藤蔓,也别有一番韵味。可能是午休时间,巷里居然看不到一个人,狭长的小巷里竟出奇的安静。喧嚣绝于耳外,灰砖墙上斑驳的苔痕,青檐上摇曳的荒草,植物的气息弥漫鼻端,如此,让我暗暗窃喜。

走走停停,不停地按动手中相机的快门。好奇心促使我轻轻推开一扇虚掩的大门,向内一瞥,狭小的院里,见一老人悠闲地靠在躺椅上,端着一杯清茶,听着收音机里低低的吴侬软语,我知道那“咿咿呀呀”唱的是苏州评弹。苏州评弹是苏州评话和苏州弹词的总称,是采用以苏州话为代表的吴语徒口讲说表演的传统曲艺说书形式。只是苏州话难听的懂,如果没有字幕,于我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老人的脚边趴着一只小猫,正眯着眼睛睡大觉。此外,拖把,水池,拖鞋,刷牙杯,头顶上空错综复杂的电线,让人更加深刻的感受到巷子里的人们是如此真实的活在当下。

我在名为丁香雅居的门前站住了。门边雪白的墙上写着: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是模仿女孩子笔迹写的。留白处画着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的背景。透过落地窗往里看,一张方桌配两木椅,桌上放着一笔架,笔架上悬挂着三支毛笔。拐角放一盆景,墙上挂一幅字画。房间不大,但都经过精心的构思和布局,透视着主人的修养品位。

走到巷尾,想都没想,就再次返回。我从内心深处有些羡慕这里居住的人,能清食淡饮,能不顾年岁的蹉跎淡然自如,能秋毫般随时年的碎痕,若即若离,泰然自若。我更无法想象,将近一百年前,诗人是在怎样的一个雨天,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态,走在这条窄窄的小巷里。真的,我真希望此时此刻能从天边飘来蒙蒙细雨,静谧中,能听见雨落在地上、屋顶上、窗台上的婉约乐音,能遇见一位丁香一样地的姑娘。

离开小巷回到宾馆,苏州的朋友听我说了对丁香巷的感触后,笑了,当他告诉我戴先生诗中的雨巷,并不是苏州的丁香巷时,我呆住了!见我如此愕然,他很认真地再次重复了一遍他刚才说的话。原来,关于丁香巷的来源,有段有趣是传闻。巷子里有苏州历史上有名的“五毒宰相”丁谓的老师居所。年少时丁谓顽劣异常,多亏一位姓郁的老先生对他严加管教,使他的学习得以进步,并能高官俸禄。丁谓曾说“多亏先生教诲,痛加受楚,使某得以成立”。而后来的丁谓不顾国家和百姓利益,一味迎合皇帝,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坏事,所以丁在位仅仅十年便被宣告罢相。传巷内原有一株丁香树,故有人将丁谓老师居住的原为流真坊的老巷改名为丁香巷,其用意是想用巷子里那株丁香树的浓香来洗去丁谓名字的恶臭。

听了朋友的介绍,我好久没缓过劲来。无法想象,那条小巷,那把油布伞,那个结着愁怨的姑娘,和我刚刚走过的丁香巷毫无关联。不过我很快从失望中缓过劲来。我想,就象戴望舒写《雨巷》时那段情感一样,那样的情调、那样的意韵、那样的美丽,那样的随意,都是怡情飘摇,让人感受到了小巷的风情和文化渊源。这就足够了!

我记住了,丁香巷,一个充满雨意,柔情,诗韵的小巷。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