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苏州平江路  

2016-12-12 09:5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住在平江府大酒店,出门右拐,就是平江路。苏州的同行告诉我,这是苏州历史最悠久,保存也最完好的一条老街了。

我到过和见过不少老街,遗憾的是由于过度开发和打造,为了追逐短期的经济利益,一些老街原有的传统风貌和文化特质正面临着消亡。因此有人说,对于一条老街和一些老建筑,遗忘也许是最好的状态。

走进平江路,发现这完全是一种“水路并行,河街相邻”的水乡格局。河东是石板街道,河西均为民宅。河道很窄,河堤的两岸均是用青石条堆砌而成。看得出,两边的宅子都被重新修复过,粉饰过,古朴的气息里已混入了太多现代涂料和墙漆的气味,不少老宅已改作经营酒吧、茶坊、会所、店铺、餐馆,各色招幡,仿古小旗,红色灯笼,在风中摇摆招展,传统与现代共存。幽静的河道与粉墙黛瓦的房屋、楼阁、小桥、花木之间彼此借景,让人触景生情,想到唐代诗人杜荀鹤的诗句:“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在苏州开了三天评审会,三天,我去了平江路三次。每次去总能意外地发现一点什么。其中最大的意外不是平江路上那镂空雕花的木窗、竹骨密匀的油纸伞、甜香诱人的姜糖、蜡染的布匹、手绣的布鞋,或者是豆腐坊、铁匠铺、竹器店与烧饼摊等等,而是与平江路垂直相接的诸多狭小的小巷。

在悬桥巷,有书痴黄丕烈的“士礼居”旧址,清代状元洪钧的故居,历史学家顾颉刚的顾氏花园;有因明代大儒王敬臣所居而得名的大儒巷;有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苏州现存最典型、最完整的大新桥巷;有从萧家巷走出去的清代著名画家萧云从,铁画创始者汤鹏;有卫道观前巷里的潘宅礼耕堂;有中张家巷内的中国昆曲博物馆、苏州评弹博物馆等等。而引起我兴致的是洪钧故居和潘宅与我们安徽有关,前者与名妓赛金花有关,后者是清乾隆五十二年由徽商潘麟兆所建。苏州的同行朋友告诉我,旧时苏州城里有不少大户人家,潘姓就是其中之一。潘姓又分为两族,俗称“贵潘”与“富潘”。所以苏州又有这样一句老话:“苏州两个潘,占城一大半”。潘宅是苏州“富潘”家族的代表性宅院。真乃说者无意,听者有意,身为安徽人的我为徽商在异乡有如此成就而暗暗窃喜,由衷敬佩。

走近它们,面对它们,常常会感到恍惚,时光仿佛一下子倒流了几百年,置身于飘浮着历史尘埃的岁月长廊……无论岁月如何更迭如何变换,这些古宅骨子里的东西还是属于过去的岁月。它们不是剩下的事物,而是被完整地保存下来了。

没有历史内涵的老街和老建筑是浮浅的,仅仅只是作为怀旧或追缅而存在的老街和老建筑也只是另一种老照片式的陈列。平江路散发出来的那份质朴、那份文气、那份祥和,是其他已经被商业开发的老街所不具备的。它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呈现隔世的沧桑,还散发出现代生命的气息,让人感觉它的灵魂,听得见它的心跳。让人觉得,很多早已消失的事物又像失踪的灵魂一样回归到了这里。

平江路是活的。许许多多的岁月痕迹,就沉淀在大小巷陌中——古寺、古井、古园与古树,错落有致,随意镶嵌。光亮可鉴的青条石、灰砖墙上斑驳的苔痕、青檐上摇曳的荒草、粗壮繁茂的古槐、古色古香的牌匾、在风雨中有些飘摇的庭院,无不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听着那一声声拉长了的吆喝声,听着那吴侬软语的家长里短,听着那评弹昆曲,明白了“大隐于市”的美学体味却也需要人间的烟火来成全。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