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朋友  

2015-10-28 22:3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因斯坦说过:“世间最美好的东西,莫过于有几个头脑和心地都很正直、严正的朋友。” 明朝冯梦龙在《警世通言》中讲朋友有三种类型:恩德相结者,谓之知己;腹心相照者,谓之知心;声气相求者,谓之知音。由此理解,真正的朋友,与酒肉无关,与利益无关,与高低无关,与贵贱无关。

 多年来,因工作原因结识了很多朋友。按属性分,这些人大概可分为同学、同事、亲戚以及除此之外的广义“朋友”,他们当中有单位领导、商界老板、文艺名人,更多的是和我一样从事群众文化工作的基层朋友。认识的途径可分为被动和主动两类,亲戚同学同事,不认识也得认识;也有被人介绍而认识,也有自己主动去认识的。当然,在这些众多的朋友中,真正从心里认可的朋友,尤其是好朋友,少之又少。说实话有的过去的朋友,我甚至连他们的名字也忘记了,只记得他们大致的模样。有的竟然记不起到底他或她是谁了。关于这点,不能说谁对谁不对,因为谁也不是刻意的去疏远谁。有时只是距离遥远,也或许是因为以家庭为重,又或许失去的联系方式,慢慢的就断了来往。

我出生于五十年代,因从小所授的教育不同,所以我在交朋友时多了一些包容。因此,也让我的一些朋友感到不爽。认为我的包容使我交了一些不该结交的朋友,因此我也就被排除在他们之外,不再是他们的朋友了。今天回想一下,或许他们是对的。但是,我至今不悔的是,在包容的前提下,我对那些“应声虫”、“跟屁虫”、“舔腚虫”式“歌德”人,我是嗤之以鼻,鄙夷唾弃。我秉承待人要真诚,有话直说,以心相交,不在事下做小动作,唯有如此才能称之为朋友。

世界著名社会神经学家、美国心理科学协会主席约翰·卡乔波说过,孤独是可耻的这话有些道理。然而又细想一下,人有时又是需要孤独的。因为只有孤独的人,才更容易看清一些问题;只有孤独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生活的乐趣;只有孤独的人,才能聆听外界的声音。我也有孤独的时候。当我孤独的时候,便是我想念朋友的时候。就拿今天来讲,原打算去印刷厂看看自已的新书版排好了没有,然而没状态,没心情,选择了一个人待在家里。上网,看电视,然后是闲着。我本想闲着过整整一天,可还是想到朋友这个词,并有了冲动写写“朋友”。只有孤独的人,才有时间去思考。

 蒲松龄说:天下快意之事莫若友,快友之事莫若谈。这类快友,有时一个极善谈,而另一个却是极爱听。这就是互补型的朋友。以己之有,补朋友之无;或以朋友之有,补己之无。知命之年,我给自已定了个调,再交朋友一定要交有一技之长,且是我不具备的。水平低于自己的,少交或不交;水平高于自己的则推心置腹。但是我忘记了交朋友最根本的一条,先看人品。也正因如此,我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朋友和家人数落为“活该,都五十好几的人了,居然就因对方有点小能耐,一时糊涂引狼入室。”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老祖宗早就将这层纱窗捅破了,可惜我单凭自己的一厢情愿,明白得晚了。

 朋友可以分很多种,有可推心置腹的,有可泛泛而交的,有可点头而过的。我需要什么样的朋友?像周华健《朋友》中所唱的: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还是像鲁迅所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有一位作家老师,也是朋友,姓凌。二十多年没有怎么联系,我去铜陵时,仍然一见如故,那种感觉真好。有位机关同事,姓高,平时我们也很少联系,一年中只在她生日时见一次面,仍然感到亲切美好。他们,以及像他们那样的朋友,是有一些的,他们让我想到时,会感到一份温暖!
       朋友,一个多么美好而瑰丽的词眼呀!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