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本来  

2015-10-16 08:3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本来是可以成为演员的。从小在剧团里泡大,耳濡目染,不知不觉长出“戏胞”。“文革”时期八个样板戏中的男主角唱段没有我不会的。正是凭此,在农村当知青那会,几乎就没怎么干过农活,整天就泡在公社宣传队里排练节目。下放的舒茶公社是毛主席视察过的公社,所以全国各地的参观团你来我往,天天都有,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天天晚上在公社礼堂为那些参观团演出。不仅如此,还多次被县文化馆抽去,代表县里参加市里汇演,再代表市里参加省里的汇演。

上世纪1976年我考入一家市级话剧团。我演的第一个话剧是《枫叶红了的时候》。这是一个表现四人帮追随者企图破坏一个研究所工作的讽刺剧。该剧揭露四人帮倒行逆施的罪恶,以讽刺喜剧的形式,准确地表达出人们在那个特定时代的政治情绪,演出具有极强的社会感染力。之后,又先后出演了话剧《雷雨》、《于无声处》、《一双绣花鞋》、《泪血樱花》、《刘胡兰》、《孝顺儿子》、《再见巴黎》、《救救她》等十几出大戏。特别是在话剧《于无声处》中担任男一号,让我在小城有了不大不小的名气。正当事业呈上升状态前景一片光明时,因电视冲击剧团不景气而宣布解散。我大好的演艺事业就此结束。

本来我可以成为篮球运动员的。初中时我就是校篮球队队长。中学的体育老师说我虽然个头不高,但身体素质很好,反应灵敏,速度快,中投非常准,是打篮球的料。我备受鼓舞,天天就泡在篮球场上。为了提高弹跳力,我还让妈妈替我做了两个沙袋,绑了腿肚子上,晚上睡觉都不松绑。

一年一度的县中学生篮球赛开战了。比赛非常激烈,我们过五关斩六将,最后进入了冠军争夺战。我作为控球后卫,被对手“照顾”的很难发挥中投水准。好在我速度快,步子大,中投不行,我就三步上篮。最后我校以一分之差惜败对手。虽然亚军来之不易,但我的手腕子差点被对方打断,爸妈担心我一个不慎落下残疾,从此严禁我再去打球。
   
我本来是可以成为诗人的。30多年前,我迷上了诗歌。那时候,读诗,写诗,满怀着激情,近乎疯狂。我写了不少诗也在当地报刊发了不少的诗,但就是没上过《诗刊》。那时在我们这帮写诗人的心目中,上《诗刊》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事。

记得是1985年,诗刊社在全国范围内招生,每年的学费统一为20元。尽管我当时的工资每月才19元,但我没有丝毫犹豫就报了名。按照规定,学员每两个月给辅导老师寄作业,辅导老师对作业提出意见后寄回。我记得第一次我收到回信时,那心情那心态无可用文字描述。当我拆开信封,哇,对每首习作,指导老师用红笔在写得好的段落下面划上红线,有的还在旁边写一个“好”字,写得不好的段落也不直接划去,而是用蓝笔在旁边打个问号,并说出自己的看法供我参考,看完之后,我心里陡升一片暖意。经过努力,1987年第六期《诗刊》刊发了我两首诗歌。这在当地引起不小的轰动。之后,作品先后出现在《人民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清明》、《安徽文学》、《诗歌报》、《星星诗刊》等刊物上。1990年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歌集。

如今我离开诗已经很多年了,但我没有忘记诗歌。

本来,我可以有一番成就的,但没想到时间如此之快,瞬间到了耳顺之年,最终只能过平淡的日子。记得有一个笑话,就是讲“本来”的故事的:说是村里来了个算命的,老光棍儿赶紧将自己修饰打扮齐整,跑去算命。算命的上下打量着他,说:“这位先生骨骼清奇,面相绝佳,命里注定有两个儿子,两个闺女,妻贤子孝……”众人哄然:“他连老婆都没有!”算命的慢悠悠地说:“本来嘛,他是可以有俩儿子俩女儿的,就是让没老婆给耽误了!”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