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上海人与咖啡  

2015-04-24 09: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海呆了三天,发现上海茶楼很少,咖啡馆满大街都是。在网上看到:早在2011年上海就已拥有各类咖啡馆700余家。如今,无论身处上海哪个区域,只要打开手机里的大众点评app,定位并搜索附近咖啡馆一栏,就必定会同时跳出好多家供你选择。这其中,美式咖啡馆、日式咖啡馆、意大利咖啡馆、韩系咖啡馆等各具特色,书吧咖啡馆、老洋房咖啡馆、宠物咖啡馆、旅行咖啡馆、设计系咖啡馆、名人咖啡馆等主题咖啡馆更是层出不穷。因此,结论是:上海不是一座茶和酒的城市,是一座咖啡的城市。

在中国人的眼里茶是正宗的。作为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之一,几千年来,我们的先人不但积累了大量关于茶叶种植、生产的物质文化、更积累了丰富的有关茶的精神文化,这就是中国特有的茶文化。茶文化不仅早已深入到中国的诗词、绘画、书法、宗教、医学,更是深入到我们的精髓,而咖啡是泊来品。但这个泊来品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一度成为流行文化的代名词。当下的年轻人对咖啡品种的了解多于茶叶品种,点咖啡时会问朋友是要卡布基诺、美式、摩卡、蓝山、拿铁、哥伦比亚咖啡或者碳烧咖啡等等,可走进茶馆只有三种选择:绿茶、红茶或者花茶。

我是第一次喝咖啡,是很多年前在一个朋友那儿。朋友是一位音乐人,一次去他家里,交谈之际,他在茶几上点着一盏小小的酒精炉,慢慢地煮着一锅让人从海南带来的苦咖啡。那种咖啡粗糙而且坚硬,在被火煮着的水里渐渐地化开,然后,满屋子都能嗅得到浓浓的咖啡的香味。接过朋友递过来的一杯咖啡,实话实说,没有品出它的好处来,只觉得像咳嗽药水一样的味道。再后来,经不住那句著名的广告词“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的诱惑,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都和几个朋友上咖啡馆喝咖啡。时间一长,我发现,与咖啡相比,还是茶好。品茶注重甘、清、活、闲,让人轻松、宁静、自在,既可自得其乐,亦可与人分享,鲁迅曾说过:“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在我们今天这个喧嚣繁杂的尘世中,我们都需要一杯好茶,来洗涤心上的烦恼与尘埃,抚慰我们的心灵。

老话说,入乡随俗。呆在上海的三天时间里,我去了上海南京路、霞飞路、北四川路、湖南路、亚尔培路等地方,那一带拥有大量各具特色的咖啡馆。如老电影咖啡馆的门口有一座卓别林的雕像,很符合老电影的主题,给人一种无尽的怀念之感。再如啡你啡思这家咖啡店的名字也挺有意思的。相信这也能为其带来一定的客源吧。这里的环境很不错,感觉有种欧式的休闲感。最特别是一个叫“窝”的咖啡厅。店名只有一个字的,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感觉真的很新鲜。窝这家小店真的很温馨,很有情调,环境也很漂亮。

给我印象特别深切的是座落在常德路195号的常德公寓底层的千彩书坊咖啡馆。走进这家咖啡馆,迎面是一堵书墙,陈列的全是张爱玲的作品。墙壁上有张爱玲的老照片,暗花纹的墙纸,柜台上一台老式的留声机正放着《天涯歌女》,都让人恍惚回到张爱玲曾生活在这里的时代。据文字介绍:从1942年到1948年,张爱玲就住在常德公寓的五楼。她常到楼下这家咖啡馆里写作。在这里,她写下了《倾城之恋》、《金锁记》、《红玫瑰和白玫瑰》等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我盯着墙上张爱玲的老照片,可否这么说,在上海,当咖啡遇上张爱玲,便是“倾城之恋”。 

周立波说北方人吃大蒜,上海人喝咖啡是句调侃,但上海人对咖啡的热爱也的确可见一斑。对于上海人的生活来说,尽管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生活方式,依据自己的素质、修养、品味与学识的不同,体现着各自人生的价值。按着自己的意愿更加努力地生活,体会着生活的苦,也体会着生活的甜,将生活情调和品味,渗进对生活和生命感悟和理解中,把生活变得更加自然。正如上海的一位朋友所说:“生活的态度优雅与否,不取决于你所坐的位置、所持的器皿、所付的茶资。它取决于你品茗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