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不曾忘却的纪念  

2015-01-02 11:1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这是鲁迅先生在1933年,为了纪念“左联”五烈士,写下《为了忘却的记念》这篇著名杂文里引录的诗句,倾吐了他对柔石等五位革命青年作家的深厚情感和思念。鲁迅先生在文章中较大篇幅地写到了革命作家柔石,回忆自己与柔石在文学事业与生活上的多次交往和感触,因为在五位遇难烈士中,柔石和鲁迅先生关系最为亲密,最得先生喜爱和器重,由此也让我们后人把柔石深深地镌刻在记忆之中。

柔石的故居位于浙江省宁海县西门柔石路1号。但很不好找。先后问了五六位当地人、费时20多分钟才找到。走进由鲁迅夫人许广平题写的“柔石故居”,来不及看,我先找到这里的管理人员提议能否在进入故居的路口竖个醒目的指示牌。管理人员笑着回答道: “我们多次向上级单位汇报过,没有下文。管理人员的回答给我两个信息,一是此建议早已有人提过,二是此乃为上级单位不作为。

这是一座旧式砖木结构的二层楼三合院,院内的地用鹅卵石铺砌,因为岁月的淘洗,鹅卵石圆润而光泽。院子正中栽着一棵桂树,枝繁叶茂。正厅里有一尊柔石的半身铜像。一楼西厢房的南次间是柔石父母的居室,1902928日,柔石就诞生在这里。他本姓赵,取名赵平福,后改成赵平复。他的父亲赵汝能学徒出身,25岁那年,经人撮合,娶了城西一家豆腐店的玉兰姑娘为妻。在柔石降生的第二年,他的父亲自立门户,在宁海县城开了一家叫“赵源泉”的咸货店,虽然夫妻两人辛苦经营,但在当时正是昏聩腐朽的清王朝走向没落的时期,苛捐杂税丛生,商业市场萧条。赵汝能时常感到生意难做,家庭生计拮据。由于家境清贫,柔石直到10岁才上小学。

柔石就读的这所正学高等小学,在当地颇有声誉。“正学”是对明初宁海名儒方孝孺“读书之庐”的尊称,方孝孺因拒绝为篡位的朱棣起草登极诏书而被“灭十族”的故事,在宁海城乡家喻户晓,给少年柔石的思想影响很大。以至后来鲁迅就曾说柔石身上有一股方孝孺似的“硬气”,为人“颇有点迂”。这也难怪,柔石自幼便生长在方祠前,受了方孝孺精神品格近水楼台般的熏陶。小学毕业后,16岁的柔石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

西厢房的北次间曾是柔石的婚房,192018岁的柔石遵父母之命,与长他两岁的同乡吴素瑛完婚,婚后他们育有两子一女。与西厢房同方位的二楼,就是柔石的书房。现在的布置仅一床、一柜、一桌、一椅,简洁异常。桌子面窗,有一盏煤油灯,应该是柔石晚上看书用的。看着旁边竖牌标注着的介绍,房内的物品皆为原物,并按原样摆放。书房外,是一个打通的陈列室,陈列着柔石大量的图片、物品、著作和手稿,这些珍贵的资料,清晰记录下他在文学和革命的道路上留下的不可磨灭的脚印。

柔石有过两次婚姻。1926年春,柔石经友人介绍,投奔到在上海的鲁迅麾下,受到鲁迅先生的器重和喜爱。柔石追随鲁迅先生,可谓是他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在鲁迅的教育和影响下正视社会、直面人生、批判黑暗,思想境界和文学创作的社会责任感飞跃式提高,使他在上海进步的革命的文化艺术界站住了脚跟。从一介书生终成为一名忠诚的文艺战士、一个正义的革命作家。1929年,堪称是他著译成果最丰硕的一年,先后出版了长篇小说《旧时代之死》,中篇小说《二月》《三姊妹》,短篇小说、散文集《希望》,还有两部独幕剧、诗歌,以及被收入《近代世界短篇小说集》之一、之二中的译作,创作著译成绩斐然。这一年开始他在作品上署名柔石这个笔名。

在上海期间,柔石认识了女作家冯铿。冯铿出生书香世家。15岁就在报刊上发表文章,21岁创作出带有自传性质的中篇小说《最后的出路》。1929年,她为追求革命真理来到上海,入党后一直从事革命工作。冯铿与柔石的接触,源于她想拜会鲁迅的强烈愿望,想通过柔石引见。没想到一见柔石,就被柔石的文学才华所倾倒,柔石也被冯铿火热的情感和坚毅的性格所吸引,两人在随后的革命活动中并肩战斗,感情与日俱增,最后收获了志同道合的爱情。但现实的问题却横亘在他们面前,柔石已有结发的妻子,生活在宁海老家,勤劳朴实,但两人之间没有共同语言,这场封建包办婚姻的结合,常常使柔石陷入痛苦和矛盾之中。所以他的很多作品都有写对美好爱情的渴望,究源由此吧!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没有错,错就错在当时的那个年代。

1931117日,柔石和冯铿一起参加党内一次秘密会议,因叛徒告密而双双被捕。27日深夜,两人与其他22位革命者被反动当局集体枪杀,壮烈牺牲,柔石29岁、冯铿24岁。这对红色恋人短暂的爱情就这样被黑暗吞噬了。与柔石冯铿一同遇难的左联作家还有李伟森、胡也频、殷夫,人称左联五烈士。鲁迅闻此噩耗,悲痛不已,沉重地感到自己“失掉了很好的朋友,中国失掉了很好的青年”,他在《前哨》杂志“纪念战死者专号”上亲撰《柔石小传》和《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先驱的血》来悼念他的战友。在左联五烈士被秘密杀害两周年之际,鲁迅发表了《为了忘却的记念》文章。

怀着敬仰之情,站在柔石的半身铜像前让朋友给我拍照留念。告别时,耳畔响起鲁迅先生的声音:“即使不是我,将来总会有记起他们,再说他们的时候的。”是的,我们记得,从不曾忘却,我们永远纪念着他。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