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4年05月17日  

2014-05-17 00:1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胡宗宪尚书府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借用刘禹锡的词句概述胡宗宪尚书府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胡宗宪尚书府座落在安徽绩溪龙川村,占地3000平方米。府第威严,庭院深深,从善堂、官厅、梅林亭、铜钱井、徽戏园、文昌阁、嘉会楼、绣楼、蒙童馆等,布局严谨,结构复杂,可谓楼舍相依,亭台相映,画梁雕栋,曲径通幽,可以说尚书府是整个古徽州迄今保存最为完美、气势最为雄伟,结构最为复杂的明代建筑群,也是古徽州最具代表性的官宦豪宅。
        由于要看的太多,但又不可能一一细看,于是我们看了几个重要的景点。首先我们看了梅林亭。梅林,胡宗宪之号。古时徽州一般都是依山依水造亭,家中依井建亭。梅林亭小巧雅致,两脊柱下有莲花柱托,两旁设有飞来椅,也称美人靠。井旁有胡宗宪亲手植的梅树一株,藤垂水面,鱼戏浅池,环境清幽,令人心爽。在导游提示下,原来此井是外池套内池,圆池套方池,把泉眼砌成方井口,把三面坑壁砌成圆形,类似金钱,象征“财源似水源,水源即财源”。此外,台阶口搭一小石板桥至方井口,连同台阶口的横石阶,象形一个“古”字,一边的圆形坑壁与空间就是“月”的象形字,两字组合为“胡”,暗示人们:此乃胡家铜钱井。
       从善堂分前进和后进。“从善堂”,典出刘备遗嘱:“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胡宗宪之所以以“从善”两字作为堂号,表达了他始终如一把“从善”作为做人的追求。胡家虽是官宦之家,但其家人仍以农为本,以“勤俭淡泊”作为处世哲学。屋内摆设,是纯粹的徽味,上下堂都摆有桌椅,挂有中堂字画,所以称对堂。上堂正壁是长条桌,高于前面八仙桌。长条桌上左置大花瓶,右放屏风镜,寓意“平(瓶)静(镜)”。后进这是一处内宅,三间两阁厢,左右厢房,中间厅堂,是为三间,前为天井,两侧为小阁厢,一般为老、少女眷居住。堂中对联为:“白石清泉从所好,和风甘雨与人同”,借此抒发胡宗宪虽出身高贵,但愿与平民百姓“和风甘雨”,同甘共苦。两边抱柱对联为包世臣所书“道德传家富贵依然久,诗画济世子孙更永贤。”意在教导子孙读书做官,克守儒家道德。
        梅林学堂是以胡宗宪之号冠名的家塾。古徽州有民谣:“三代不读书,等于一窝猪”。学堂屋的前小门上格雕刻的是“五福(蝠)南瑞”,中隔板是“博古架”图案,暗含“博古通今”的祝愿。小门楼横额板中有三蝙蝠,这是象征福禄寿。右为荷花,暗喻“君子”,左为“牡丹”,象征“富贵”。馆前中雀替雕的是变形魁星面具,希望子弟读书夺魁。馆中上方脊下有象形斗拱枋六个,暗喻天时、地利、人和六象。两根中脊柱下是“聚宝盆”柱托,下面是“梁驮元宝”,雕的也是“博古”图案。梅林学堂以《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等为教材,传授儒家思想,是胡氏子孙接受最初的启蒙教育的地方。
        最后来到了徽戏园。进入“徽戏园”,整个舞台院落,分看台院坦舞台三部份。小巧玲珑的轩厅,是长辈看戏设的地方,前有小栏围护。脊檩两侧各有双象驮峰,寓四象应四时,脊柱人字元宝托木雕图,一为“麒麟啣书”是孔子降生的吉兆;一为“龙凤呈祥”,是祥和象征。舞台虽小,但精巧别致,看台做工独道,这是徽州戏台建筑的典型之作。两台柱上狮子雀替,为雌雄对狮。雄的戏球,雌的怀拥小狮,寓义为“太师(狮)、少师(狮)”。前正梁元宝(梁托)木雕图案:右为佛手,寓“福”;左为仙桃,寓“寿”。两边图案:右为“狮啸太平”,左为“象送天香”。戏园堂匾“敦厚堂”,是希望代代子孙通过戏文教化,存敦厚、尚忠义、远奸佞!胡宗宪儿时就喜欢本地土生土长的徽戏,为官后,常有“家班”在身旁侍候。 
       左顾右盼,处处是景,步步生情。如果将尚书府单纯看作只是一座官宦豪宅则是片面的,更耐读的是她专属的民族属性与人文气质。嘉靖年间,倭患扰民异常嚣张。在这关系到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胡宗宪迎难而上,挑起了抗击倭寇、保国卫民的历史重任。在整个抗倭战争中,胡宗宪运筹帷幄,以其“功谋以上,角力为下”的军事战略方针,统揽全局,指挥得力,从而赢得了抗倭战争的一次又一次胜利。正因为胡宗宪在抗击倭寇斗争中“功不可设”,“没有胡宗宪,就没有戚家军”。所以,他以一介儒生逐渐成长为有勇有谋的著名军事将领,先后被朝廷晋升为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使、太子太保加少保等职衔。然而,胡宗宪的命运是悲惨的。他一生先后遭受政治大小五次弹劾。尽管他也曾多次为己“辨诬”,但终因他自己迫于“贪墨滔天”的政治环境而不得不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情而辨诬无望,最后病死狱中。他一腔悲愤,以“宝剑埋冤狱,忠魂绕白云”的悲壮诗句走完了年仅54岁的辉煌人生。
      步出这座五百多年至今仍散发着浓郁的古徽州气息的尚书府,我有种说不出的感动。以前每一次读辛弃疾的《稼轩长短句》,对于那种沉郁悲凉的意境总觉得似曾相识,但却总不得要领,此刻,回望曾七世同堂的官宦之家,仿佛一瞬间回到了那个让人说不尽的明朝,终于顿悟。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