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4年04月21日  

2014-04-21 14:1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徽州牌坊

 中国牌坊的历史,最远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牌坊是古代官方的称呼,老百姓俗称它为牌楼。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牌坊的功能主要是旌表、功德,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所立的建筑物。牌坊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的牌楼是以两根柱子架一根横梁的结构存在的,旧称“衡门”。牌坊是一种门洞式的、纪念性的独特建筑物。因为牌坊是封建社会最高荣誉的象征,所以,古人立牌坊是一件极其隆重的事。

徽州牌坊,被人们称之为人文景观的“徽州三绝(牌坊、祠堂、民居)”之一。徽州自古建立的牌坊有四百多座,至今存余一百多座。徽州牌坊大致可分为五类:功名坊、孝义坊、科第坊、百岁坊、贞节坊等。这与徽商的发展、以及程朱理学的影响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徽州牌坊以石制为主,仿木结构。起初只有单排立柱,后来才逐步发展为四柱、六柱,甚至八柱。据记载,徽州的牌楼有四种等级,依次为御赐、恩荣、圣旨、敕建,从内容看牌坊又分为忠、孝、节、义。

许国石坊,被誉为“东方的凯旋门”。是徽州牌坊的最杰出的代表,体现了当时石坊技术和艺术的最高水平,全国只此一座。许国石坊建于明朝万历年十二年(公元1584年)。石坊南北长11.54米,东西宽6.77米,高11.4米。坊主许国是歙县县城人,嘉靖乙丑(公元1565年)的进士,是嘉靖、隆庆、万历三朝重臣。此坊仿木构造建筑,由前后两座三间四柱三楼和左右两座单间双柱三楼式的石坊组成。石料全部采用青色茶园石,雕饰艺术更是巧夺天工。12只狮子,前后各四,左右各二,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牌坊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内外侧都有精美的图饰。南面雕的是“巨龙腾飞”。象征皇帝南面而王,表示许国对朝庭的忠诚;内侧雕“英(鹰)姿(雉)焕(獾)发”,颂扬皇上年轻有为。东面雕“鱼跃龙门”表示许国是科班出身;内侧雕“三报(豹)喜(喜鹊)”,喻许国在万历年间的三次升迁。两面雕“威凤祥麟”,“凤”和“麟”乃文风鼎盛,称颂了当时的社会;内侧雕“龙庭舞鹰”,“舞鹰”谐音“武英”,暗示许国身居武英殿大学士的地位。北面为“瑞鹤翔云”,寓意天下太平,又象征许国的品格高尚脱俗;内侧为 “鹿鸣图”借《诗经·鹿鸣》篇意,表示许国身为礼部尚书,常会嘉宾学子,鼓瑟吹笙,生活儒雅。

棠樾牌坊群是明清时期徽州建筑艺术的代表作之一。共七座,明代三座,清代四座。三座明建为鲍灿坊、慈孝里坊、鲍象贤尚书坊。四座清建为鲍文龄妻节孝坊、鲍漱芳父子乐善好施坊、鲍父渊节孝坊、鲍运昌孝子坊。虽然时间跨度长达几百年,但形同一气呵成。七座牌坊逶迤成群,古朴典雅,无论从前还是从后看,都以“忠、孝、节、义”为顺序。最重要的是,它们并非以某一座牌坊的单体挑战独一无二的权威,而是用这样的连续七座牌坊相互唱和,以石头的群体记录了一个时代的地域文化特色。乾隆皇帝称其为“慈孝天下无双里,锦绣江南第一乡”。

“天下牌坊数徽州,徽州牌坊一个半”。一个是指歙县的许国八角牌坊,规格最高,半个便是指唐模村的“同胞翰林坊”。清代康熙年间,康熙皇帝为表彰唐模的两同胞兄弟而恩准建造了“同胞翰林坊”。唐模许氏家族许承宣、许承家,他们分别于康熙十五年和康熙二十四年考中进士,十分罕见,被康熙皇帝钦点为翰林。牌坊为三间三楼四柱式,规格比较高。它高16米,宽9.6米。上方有“恩荣”二字,是皇上恩赐荣耀的意思;下有“圣朝都諌”四个字,圣指圣上,圣祖皇帝康熙;諌就是谏的意思,用于皇上对臣子。整个牌坊几乎都布满了精美的石雕。石柱之间刻有梅花,取“梅花香自苦寒来”的意思;四根石柱上刻有仙鹤祥云,意味着鹤啸九天、凌云壮志;下面横梁上分别刻有表示麒麟送子、鲤鱼跳龙门、喜鹊报喜的图案。两只狮子,其中雄师戏珠、雌狮与小狮嬉戏,极为传神,戏舞之状栩栩如生。

“天工人可代,人工天不如。果然造世界,胜读十年书。”郭沫若这首五言诗所赞美的就是绩溪县大坑口村的奕世尚书坊。此坊建于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主体结构由4根柱、4根定盘枋和7根额枋组成,高19米,宽9米。系用花岗石和茶园石搭配凿制而成。奕世尚书坊的图案雕刻异常精美,匠师运用圆雕。透雕、深浮雕、浅浮雕、镂空雕等工艺,使一幅幅精美生动、巧夺天工的画面跃然石上。著名建筑师郑孝燮先生曾对奕世尚书坊有过如下评价:就其雕刻艺术而言,要比国保许国石坊略胜一筹。由此可见,奕世尚书坊可谓是无价之宝。所谓奕世,即一代接一代之意。该坊是为户部尚书胡富、兵部尚书胡宗宪而立。

徽州牌坊,曾目睹过徽州多少人世苍凉,演绎过多少人间悲喜,留下过多少男女的浮华。

20世纪三十年代,社会学家曾铁忱在《清代之旌表制度》中写道:“旅行中国社会的观光者,差不多在游踪所到的城邑乡村或郊外墓门之前,总可以看见一种旌表的牌坊或牌楼,在市声鼎沸中或苍烟落照中矗立着,这些都是古色古香的前代遗物。这些古色古香的遗物,有的因为年代太荒远了,石柱或已倾倒在碧草黄沙之中,在风露中微喘着,有草虫在其下低唱着不知名的曲调,顿使旅人们油然生思古的幽情,微感到人世沧桑之悲绪;有的仍然巍然独秀,在夕阳里发挥无限的光辉,无形中流露着一幕悲壮热烈的史实,使人临风悼意,使人起舞低昂;有的则又华美如新,它那壮丽的雕刻和古意的构图,在在都表现出中国古代建筑美术的轮廓,又绩大,又伟严,如同鹤立鸡群似的,又如同鲁殿灵光似的,岸然痴立在镇市乡村生活的迷惘里。”

徽州牌坊,倡导宣扬的是一种封建精神伦理。作为伦理纲纪的物化建筑,它更多的担负着封建王朝的神圣使命。他们宣扬的道德,取舍的“伦理”,旌表的人物,“爱憎分明”。在封建后儒社会,统治者为了加强对臣民的蒙蔽,对社会的控制,极力推行儒家“德治”思想。树牌坊,就是这种“德治”措施之一。徽州牌坊,多是“御制”、“圣旨”、“恩荣”、“敕建”等形式批准建造的,统治者用以教化、嘉勉、表彰臣民。开始是为了一种纪念,后来是一种荣耀,最终变成了工具。

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徽州牌坊承载着太多的历史偶然因素。面对一个个徽州牌坊,我们无不为牌坊的久远苍老而感叹,无不为凝固的那段悲壮而伤痛,无不为那一个个离奇的故事而深感沉重与不安。那段荣耀,那段辉煌,是一种自豪,还是一种惆怅?牌坊,是一种永恒的文化,如一股联结徽文化的绳索,把过去、今天、明天连在一起。而背后的许多故事,却渐渐远离我们,变得模糊。往日牌坊上沾染的荣华,也随着岁月的推移而渐渐散尽。而由牌坊衍生出的种种文化物象,蕴含的种种教化故事,甚至杜撰的许许多多动人的传说,成为后人茶余饭后的“美味佳肴”。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倘佯在徽州古老而神秘的历史文化天空下,时而让人驻足沉思,时而让人惊叹不已,时而让人抒发胸臆,时而叫人发思古之幽情。从这里曾走出过显赫数百年的徽州朝奉,这里曾孕育出光彩夺目的晋京徽班,这里为中华文化增添过精彩的奇葩,这里曾创造出绚烂纷呈的凝固音符……正是有了这些令人魂牵梦萦的“痴绝”之处,才有了令世人惊叹叫绝、独树一帜的徽州历史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