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4年03月05日  

2014-03-05 09:0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镇沙湾

 

这几年,我到过许多名头响亮的江南古镇。只是由于近年来刻意地经营与雕饰,尽管深受中外游客的青睐,但对我来说置身其中总感到若有所失。我不知道为什么天地间自然的气息会在修葺、重建、开发中渐渐消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规划时受伤的总是审美。于是,随着一路怏怏而归的风景,将似曾相识的印象交给了似是而非的记忆。这些倩丽的名字很快模糊地成为走马观花中的浮光掠影。

沙湾不一样。沙湾没有那么美。它闪烁出的不是粉底液、眼线笔的功劳,它素颜,不施粉黛,以一种真诚和淡定亮相,古朴素颜中透着胸襟和气象。

沙湾镇位于广州市番禺区。建于宋代。在80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现存的街巷错落纵横,宗祠古屋点缀其间,檐缘梁枋巧饰雕琢,“石阶石巷”的古村落格局保存完好,并保留了大量明、清、民国时期的古建筑。全镇现存以留耕堂为典型代表的古祠堂约100多座。

作为广东三大宗祠之一的留耕堂,建于南宋德祐元年(1275年)。堂名得自于祠堂门前的对联:“阴德远从宗祖种,心田留与子孙耕。”意即建祠造福后人。留耕堂的主要特色是柱多,计有112条石柱和木柱;“三雕”多,留耕堂保留了非常精致的石雕、木雕、砖雕,体现了岭南庭园精巧的建筑艺术。正门上为红底金字“何氏大宗祠”横匾,门两边的一副对联:“前人修后人续享之绵绵,大宗同小宗异钦于世世。”此联表明留耕堂的修建,前后历经几十代人几百年。这里最值得细心欣赏的是门顶的横梁,梁上的木雕极其精美,特别是在古建筑学上称为“驼峰”的33个三重如意斗拱,雕刻内容花样百出,或奇花异卉、飞禽走兽,或历史故事人物,无不栩栩如生。1983年,被誉为“七国院士”的中科院院士、中国现代考古学奠基人的夏鼐老先生参观后,评价留耕堂为“岭南古建筑综合艺术之宫”。

    走进正门,一座高大的石碑坊便耸立在面前,这座碑坊在古建筑学上称为仪门,属于留耕堂的二进。过碑坊,到丹墀(大天井),回首可见,碑坊额上的“三凤流芳”四个苍劲大字。这是为了表彰沙湾何氏祖先在北宋后期考取进士的三兄弟,这三人在当时被尊称“何家三凤”而流芳后世。天井由红砖铺成。月台依天井的北面而建,高出天井1米,原是族人在喜庆日子看戏的舞台。其基石由一列15块大理石构成,石上刻有“老龙教子”、“双凤牡丹”、“双狮戏珠”、“犀牛望月”、“苍松文理”及松、梅、竹、菊、牡丹等图案,刀功浑朴自然、玲挑剔透,是元、明年间的古石雕,非常珍贵。

再往里走,就是进深达17米多的象贤堂。我也见过不少古祠,特别是安徽徽州地区的古祠,但如象贤堂这种规模的古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堂正中一前一后悬“大宗伯”、“象贤堂”两块红漆金字木匾。“大宗伯”指的是沙湾灯厂第二代何起龙,明朝洪武年间任礼部尚书。礼部尚书当时人称“大宗伯”。“象贤堂”是纪念沙湾何氏的宗祖何德明(号象贤)而设。象贤堂由4条石柱和24根两人合抱的大木柱支撑,梁、枋、驼峰斗拱均有玲挑剔透的三纹鸟兽、花果虫鱼等复杂木雕,令人叹为观止。置身如此宽敞高挺的象贤堂,巨大的柱林更觉得肃穆庄严,对前人的敬意不觉油然而生。

在建筑上,象贤堂的外墙也很特别。珠三角一带盛产蚝,聪明的老百姓就地取材,在建房时把蚝壳拌上黄泥、红糖、蒸熟的糯米,一层层堆砌起来砌成一道壮观的墙。这样不仅美观、壮丽,而且还具有防火、防虫、隔音的效果,雨季时,蚝壳墙上的雨水会迅速流走,保持室内干燥,蚝壳屋冬暖夏凉,坚固耐用,虽然经历了几百年的风吹雨淋,却依然完好密实。象贤堂就有连续数面的蚝壳墙,摸上去,感觉很平滑,不扎手。

除留耕堂之外,三稔厅也是值得一看的地方。三稔厅建于清代中叶,是当年何氏宗祠文化外事活动的中心。清末民初,“何氏三杰”何柳堂、何少霞、何与年在此创作《雨打芭蕉》、《赛龙夺锦》、《饿马摇玲》等曲目。之后,以何柳堂、何与年、何少霞为代表的众多粤乐创作名家,在继承前人音乐特色的基础上,吸收粤剧、戏曲和西洋音乐的养分,锐意改革和创新。创作手法从朴素的现实主义过渡到浪漫主义,打破传统模拟自然的局限,强调节奏的转换、旋律的优美、音色的华丽、调式的变化,以曲抒情,使沙湾的广东音乐创奏日臻成熟,并形成了一个具有鲜明个性的典雅流派。2000年,沙湾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族民间艺术之乡——广东音乐之乡”。

    走过整洁有序的街区。一路上,沙湾宗祠文化展览馆、何炳林院士纪念馆、何氏大宗祠、古镇书斋、农耕生活馆等,无不体现着岭南文化的精细和古朴。错落有致的飞檐,风雨斑驳的瘦高白墙,简约得只能说是大方,只用线条,就能勾勒出几百年的文化,透露出曾经主人的文士风雅。我想,如此地的安宁,在中国,也寻不到几处了。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