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4年03月30日  

2014-03-30 15:3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看史铁生的地坛

        地坛,又称方泽坛,始建于明代嘉靖九年(1530年),为北京五坛中的第二大坛。地坛是一座庄严肃穆、古朴幽雅的皇家坛庙,是明清两朝祭祀“皇地祗神”之场所,也是中国最大的“祭地”之坛。
        我去地坛,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史铁生。
        今天的地坛,和史铁生“常驻”的时代大不一样了。那时园子荒芜冷落得如同一片野地,相当清幽,很少被人记起。外带着一些衰飒荒败,不但能看到古殿檐头的剥蚀,门壁朱红的淡褪,还有“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有数的几个常客身影,会深深镂刻在一个孤独者心中。而今,牌坊、殿堂、道路井然有序,树木、花草也都被精心打理,像一个被母亲照拂得无微不至的女孩子。男人、女人、外地人、外国人,当然,也少不了孩子们的嬉笑、追逐、打闹。有合唱意气昂扬歌曲的,有搬演民族风情舞蹈的,有传习古老拳术的,还有踢毽子、耍健身球的等等,成为名副其实的一个公园了。
不过,一个地坛,也南北分野。南部有庄严的方泽坛和皇衹室,又有森森然的古木林立,相对沉静肃穆一些,在那里似乎更能亲近历史,更能感到原来有一个历史的地坛,还在天地间岿然存在。此时,我就站在史铁生描写的一棵树下,树枝茂密,歌声隐约——一群中老年人在一个角落里唱歌,替鸟唱歌,树上挂着鸟笼,鸟无语。
        方泽坛是皇帝祭祀祖先的地方,据说在祭司的时候,皇帝会把祖先的所有牌位请到方泽坛中部的祭祀台上,跪拜行礼,祈求的内容无非是希望先祖们保佑帝业永存,百姓安定,风调雨顺,谷物丰收之类的。我想到了史铁生“除去几座殿堂我无法进去,除去那座祭坛我不能上去而只能从各个角度张望它”的描述,环绕四周,虽然经过数年的整葺雕琢,但无论如何修葺,它的古老是抹不掉的:“十五年中,这古园的形体被不能理解它的人肆意雕琢,幸好有些东西的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譬如祭坛石门中的落日,寂静的光辉平铺的—刻,地上的每一个坎坷都被映照得灿烂;譬如在园中最为落寞的时间,—群雨燕便出来高歌,把天地都叫喊得苍凉;譬如冬天雪地上孩子的脚印,总让人猜想他们是谁,曾在哪儿做过些什么、然后又都到哪儿去了;譬如那些苍黑的古柏,你忧郁的时候它们镇静地站在那儿,你欣喜的时候它们依然镇静地站在那儿,它们没日没夜地站在那儿,从你没有出生一直站到这个世界上又没了你的时候;譬如暴雨骤临园中,激起一阵阵灼烈而清纯的草木和泥土的气味,让人想起无数个夏天的事件;譬如秋风忽至,再有一场早霜,落叶或飘摇歌舞或坦然安卧,满园中播散着熨帖而微苦的味道。” 
        其实,一直陪着史铁生的不止是地坛,地坛也不止陪伴着他一个。地坛不过作为一个载体在史铁生的一生分担了他的所有。地坛的野草荒藤,老树和颓墙,支撑着史铁生去默坐和思想,却不被祭坛的神神鬼鬼牵绊。所以他从不拜佛,因为,佛不能使他瘫痪的双腿站立起来,因为,如果佛要人“拜”才肯保佑人,那他就不称其为佛。他认为佛之本义乃“觉悟”,是一个动词,是行为而非绝顶的一处宝座。因此,当他终于觉悟到无差别便不成为世界时,他便坦然“接受”了残疾之躯,“接受”了自己与别人的差别,在绝境中找到了存在的理由与存在的可贵。
        史铁生似乎又“信命”。他说:“万事万物,你若预测它的未来,你就会说它有无数种可能,可你若回过头去看它的以往,你就会知道其实只有一条命定的路。”因为残疾,他曾几次为此而悲观欲自杀,但当他在历尽苦难折磨之后突然进入了一个明朗的境界,用一种拷问的方式面对自己的心灵。他每天坐着轮椅来到地坛,面对荒废的祭坛,在时空的交叉处,思索着历代哲学家们都苦思了一生的问题——死与生。我尤其欣赏史铁生释然面对苦难的大度彻悟,他说,“死是一件无需乎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其实,史铁生所遭受的挫折并不是最严酷的,但似乎其他人都在执着,执着于期望,执着于悲叹,执着于生命的不公,执着于诅咒其他没有残缺的东西,只有史铁生如是言:“假如世界上没有了苦难,世界还能够存在么?要是没有愚钝,机智还有什么光荣呢?要是没了丑陋,漂亮又怎么维系自己的幸运?要是没有了恶劣和卑下,善良与高尚又将如何界定自己又如何成为美德呢?要是没有了残疾,健全会否因其司空见惯而变得腻烦和乏味呢?我常梦想着在人间彻底消灭残疾,但可以相信,那时将由患病者代替残疾人去承担同样的苦难。如果能够把疾病也全数消灭,那么这份苦难又将由(比如说)像貌丑陋的人去承担了。就算我们连丑陋,连愚昧和卑鄙和一切我们所不喜欢的事物和行为,也都可以统统消灭掉,所有的人都一样健康、漂亮、聪慧、高尚,结果会怎样呢?怕是人间的剧目就全要收场了,一个失去差别的世界将是一条死水,是一块没有感觉没有肥力的沙漠”。
        史铁生,谢谢你带给我所有的感动。愿你的灵魂在地坛得到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