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3年06月27日  

2013-06-27 12:5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叩拜刘公岛

    说起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年青时就知道刘公岛是昔日甲午海战的战场“不隅屏藩”和“不沉的战舰”之称见证中华民族百年前的屈辱与悲哀但在叫法上老是称之为公刘岛原因是我们安徽有个全国著名诗人公刘,而我又特崇拜公刘老师的诗歌,所以常常闹出笑话。

    去刘公岛是多年的愿望。特别是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介绍山东旅游的广告片。当听到“刘公岛,不仅仅是一个岛”这句话时,就更加激起我前往瞻仰的愿望。六月,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群星奖”戏剧小品复赛在威海市举办,终于有机会踏上刘公岛。

    刘公岛位于威海湾口,市区旅游码头乘旅游船20分钟便可到达。刘公岛北陡南缓,东西长4。08公里,南北最宽1。5公里,最窄0。06公里,海岸线长14。95公里,面积3。15平方公里,最高处旗顶山海拔153。5米。早在1888年北洋海军成军时,就在岛上设立了电报局、水师学堂、建北洋海军提督署和铁码头,成为中国近代第一支海军北洋水师的诞生地。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在导游的引领下,我们由序厅、北洋水师成军、颐和园水师学堂、丰岛战役、平壤之战、黄海大战、旅顺基地陷落、血战威海尾声厅,一路观看,在导游的解说中,电影《甲午海战》那惨烈、悲壮的场面与眼前一件件真实的珍贵文物,在我脑海里反复叠加出现,引领着我寻着甲午海战的足迹,追忆着中国北洋水师铮铮铁骨的中华男儿形象,再现了当年北洋水师及甲午战争的历史面貌,大有如临其境之感。

    当我来到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寓所旧址我的眼睛一亮,心头一热,丁汝昌是我们安徽人啊。我知道,丁汝昌早年参加太平军,后随部归清,屡立战功。光绪十四年(1888)升任海军提督。1894年9月17日,中日大东沟海战时,身为海军提督丁汝昌担任“定远”号指挥,飞桥被大炮震荡破裂,丁汝昌从空中跌落,身受重伤时,他拒绝进舱,仍坐在甲板上战士看得到的地方,指挥战斗,鼓舞士气。1895年2月9日,日军水陆夹击刘公岛,海军副提督英国人马格禄与美国顾问浩威,煽动几个民族败类,胁迫丁汝昌投降。丁汝昌回答说:“除非杀了我,否则,你们别想我会跪在日本人的脚下!”接着,丁汝昌命令冒死突围,继又下令炸沉舰艇,以免失守资敌。但是,在国外势力的裹挟下,一些贪生怕死的将领拒绝执行命令。2月11日夜,丁汝昌在忧愤绝望中服毒自杀,年仅五十九岁。

    走着看着、想着,那威震四方的号角,那漫天席地的硝烟,那震耳欲聋呐喊,悲壮的一幕幕,把我拉回到甲午之年的渤海湾。我想,堂堂一个大清王朝竟然不敢与日本水师对抗而甘愿丧权辱国,难道这就是所谓当时历史的局限?倘若当时的清王朝敢于同仇敌忾拼死一战,如邓世昌指挥致远舰疾速冲向日舰吉野,丁汝昌指挥定远冒死一战,官民一心同仇敌忾,全力以赴保家卫国,那北洋水师片甲不留而沉歇海底的壮举也可慰籍,那些铁血男儿满腔爱国热情的热血也不会白流,历史是不是该有另外一个篇章?

    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一道巨大的伤痕。虽然已经历经了多少个春夏秋冬,走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然而每当我们追忆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心中总有抚不平的激愤、震惊和心灵震撼。面对古炮台,各种兵器以及从海底打捞的水师巨型舰炮和鱼雷、舰桅等,我想,那场战争中国究竟为什么失败了?谁又该为战争的失败承担责任?一个国家,乃至民族,如果不能客观地认识过往的失败,认真地总结经验教训,又何谈崛起?何谈中国梦?我知道追问这个问题十分可笑,那就权当一个痴人在问风、在问海浪。但是,我们能经常这么问问,有时也会使梦中人突然惊醒。

    当我乘坐游轮告别刘公岛时,那些遥远的战火、呐喊一直跟在我身后的浪花里。遥想那场战争,心情就像这些翻滚的浪花,我现在真正理解了那句广告词:“刘公岛,不仅仅是一个岛……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