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3年11月30日  

2013-11-30 10:0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朱湘

 1933年12月4日,一位年轻诗人携带一本海涅的诗集和他自己的一本诗作,乘“吉和”号轮船由上海赴南京的途中,纵身跳入江中,结束了短暂的一生。这位曾和徐志摩、闻一多比肩年仅29岁的诗人,就是被鲁迅称为“中国的济慈”的近代著名诗人朱湘。

朱湘是安徽省太湖县弥陀镇人。朱湘祖上从江西婺源迁居江西德安,再迁湖北蕲春,最后定居安徽太湖弥陀镇。朱湘的第五代祖叫朱发显,学识渊博,精通医术,出外行医多年,年纪大了,回到家中,开了一爿药店,他医术高明,而且医德很好,给穷人看病经常不收钱。有一次,太湖知县得了重病,很多医生都治不好,找到朱发显,没想到,朱发显几剂药就给吃好了,知县大喜,送来一块大匾,上面书写着“百草林”三个字。后来,人们就习惯把朱家居住的地方叫做“百草林”。百草林是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好地方,虽在集镇旁边,但三面环山,远远望去,像极了一把椅子,当地人称“椅形”,房屋坐落在山的怀抱之中,屋前栽种着翠竹、香樟,再向前是半亩方塘,塘外是大大小小的稻田,环境幽雅,闹中取静。

对于这片土地,朱湘在他的散文《我的童年》中,有过这样一段记载:“这是离家有几里远的一个书馆里的事情。有一次,只剩下我一个人在馆里,心里忽然涌起了寂寞、孤单的恐惧,忙着独自沿了路途,向家里走去……这里是土地庙与庙前的一棵树下的茶摊,这里是路旁的一条小河,这里是我家里田亩旁的山坡,终于,在家里前院的场地上,看到了有庄丁在打谷,这时候,我的心便放下了,舒畅了。家旁一口塘的岸边,也有蝉声在柳树的密叶里,那么热闹,那么自在,我想到塘边去抛瓦片……”可见,在小朱湘眼里的百草林,曾是多么的温馨啊!

由太湖县到弥陀镇只有67公里的路程。只是没有想到因为是山路,车子在路上跑了整整两个小时。一路上群山起伏,风景迷人,让我想到了朱湘和他的百草林。来时,我曾恶补了有关朱湘的一生。朱湘自幼天资聪颖,6岁开始读书,7岁学作文,11岁入小学,13岁就读于南京第四师范附属小学。1919年入南京工业学校预科学习一年,受《新青年》的影响,开始赞同新文化运动。1920年入清华大学,参加清华文学社活动。1922年开始在《小说月报》上发表新诗,并加入文学研究会。此后专心于诗歌创作和翻译。早在30年代初期,沈从文就认为,朱湘的诗,“代表了中国十年来诗歌的一个方向”,“可以说是一本不会使时代遗忘的诗”,“在中国的现时,并无一个”。

朱湘性格怪癖而任性。在清华,因抵制斋务处的早餐点名制度,终因记3次大过被开除。在美国读书时因同学说了句“中国人像猴子”,又愤而退学,什么学位也没拿到。在安徽大学任教,由于校方将自己主持的“英文文学系”更名为“英文学系”,便发誓再也不教书了。就连“中国济慈”的雅号,也被诗人鄙夷为诗坛的崇洋之风,再三表示“我只是东方的一只小鸟”。
       关于朱湘的死,几乎无人知道诗人自杀的真正原因。梁实秋猜测是因性格怪癖,闻一多则感叹“谁知道他若继续活著只比死去更痛苦呢?”女作家苏雪林曾发出这样的疑问:“一个人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幸福,一下子捣得粉碎?为什么要脱离安适的环境,走上饥饿寒冷而又耻辱的道路?”如果不是朱湘死后《石门集》的出版,几乎无人了解朱湘内心的苦闷。向来清高的朱湘曾一度住在黑暗狭小的码头饭店里,低声下气地问人借钱。而他一个未满周岁的儿子,因为没有奶吃,哭了7天后活活饿死。“我弃了世界,世界也弃了我……”

到达弥陀镇已是午餐时间。吃完饭,当我在一位镇领导和镇文化站张站长陪同下来到百草林时,我傻眼了:三间老房子与当地农舍没有什么区别。屋前的场地上,五六色的塑料袋和吃过的方便面盒随处可见。陈年的枯叶、腐烂的杂物、各种家禽的粪便……这就是被朱湘描述过的环境幽雅的百草林吗?我四处寻找“家旁一口塘”。最后在张站长的提示下,我才看到了那口池塘。池塘里的水呈深绿色,上面飘浮着杂物和枯叶。到是那棵香樟树还在,但不见翠竹。

“为什么不修复一下还原本来面貌呢?”我还是没能忍住问道。张站长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那位镇领导。“没钱啊。”那位镇领导说。我说现在各地都在打旅游牌,打文化名人牌,你们守着这么一位文化名人居然无动于衷?那位镇领导连忙说现在镇里已经有了初步打算和规划,前不久,镇里和县里还联合召开了首届朱湘学术研讨会。

返回的途中,虽然心情沉重,但我坚信更多的还是心灵的震撼和由衷的敬仰吧。不是吗,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诗人怀沙沉江放弃的是生命,留下的却是大仁大爱、文辞华丽、清纯浪漫的不朽诗魂。这才是文学的大幸和诗人的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