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08月09日  

2012-08-09 15:4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舒  茶

上个世纪60年代末,父母带着我们兄妹三人来到舒茶公社一个叫余家河湾的生产队安家落户。那年我14岁,弟弟13岁,小妹11岁。家安顿好后,父亲便将我们兄妹三人送进了舒茶小学插班继续上学。在城里我功课平平,到了舒茶小学学习成绩一直在全班遥遥领先,充分享受着鹤立鸡群的虚荣。

    学校设在公社所在地,离家也就二三华里。每天我们兄妹三人和同村的孩子们结伴上学o=我们不走机耕道,喜欢走窄窄的田埂,蹦蹦跳跳的,像棋盘里几只得意忘形的卒子。天高地远,特别是油菜花盛开时节和稻子金黄的季节,走在田埂上,我感到自己渺小得要被淹没了。以至后来读书或看小说遇到辉煌之类的字眼,总是马上想到那油菜花和稻谷,重温起那金黄像一场潜在的大火覆盖田野的场面。

    那时除了上学,我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网鱼。生产队前有一条河,叫清水河。河宽近30米,水不深,除了雨季外一般只打到脚脖子。河水特清,河面荡着天空的一块,碧蓝碧蓝,使河道看上去像一块巨大的陶瓷碎片。一放学,村里的孩子忙着帮大人们干些力所能及的活,而我们到家除了等着吃饭并没有活等着我们去干,于是就跑到河里捉小鱼小泥鳅。别看这些小鱼小泥鳅不怎么起眼,真要是捉起来还真不容易,往往弄得一身水,还捉不到几条鱼和泥鳅。后来村里的孩子从家里拿来鱼网教我们如何捕鱼。渔网很特别,就像乒乓球网,但很长,足有50多米,宽只有尺把,网眼很小。每天傍晚,我们下河将鱼网从河这面牵到对岸,用一根木桩固定好,将余下的再牵回来,同样用木桩固定好,最后用大点的卵石将河中的网一一压好。这样,宽宽的河面上就有了两道鱼网。第二天一大早,拎着小渔篓来到河边,嗬!网眼上卡着好多好多的小鱼、小泥鳅,甚至还有小螃蟹什么的。便迫不急待地下河,将卡在网眼里的鱼、泥鳅,一条条地揪住往渔篓里扔,如果运气好可以装上大半渔篓。

    舒茶公社是毛主席视察过的公社。人民公社好,人民公社好。以后山坡上要多多开辟茶园。就是毛主席在1958年9月16日视察舒茶公社时说的。正是因为如此。那时来舒茶参加学习的也特别多。每次来,公社都要在大礼堂举行文艺演出。由于我出身梨园世家,从小耳濡目染,所以当时的八个样板戏不论正反派的唱段我都没有不会唱的,也就凭了这一点我在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占了一席之地,每次演出都少不了我的杨子荣或李玉和。后来县庐剧团几位领导在听了我的演唱后,专门跑到我家要把我招到县剧团去。

    庐剧又叫倒七戏,唱腔难听,我父母坚决不同意我去县剧团,以孩子小要上学为由拒绝了人家。后来县文化馆一位胡老师也看中了我。1973年在参加六安地区举办的文艺会演中,为了能让我扮演他创作的一个剧本中的人物,特意将庐剧改成了黄梅戏。当然,我也没有让他失望,我们这个剧捧回了表演二等奖。

    后来我们全家要回城了。小伙伴们陪我在河边的沙滩上躺了

一个下午,都没怎么说话,都痴疾地望着清清的河水,心思被一点点地流走了。后来我重新熟悉了城市生活——取代了清水可、油菜花和稻谷在记忆中的位置,想起那群土生土长的小伙伴们——他们是否同样也淡忘掉我呢?后来我终于能像浏览另一个人的经历般平淡地对待那段乡村生活,像重温在窗外掠过的树木般努力追忆那些乡下孩子朴素的名字以及生活片段,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在高楼广厦的缝隙,在人间烟火的熏陶中,我始终没有忘记那清水河,那油菜花,那稻谷,没有忘记小伙伴们比清水河更单纯的心灵。

    那是一段多么纯粹的岁月和纯洁的年龄。……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