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08月09日  

2012-08-09 15:4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我12岁

    上小学不久,就学会了唱《卖报歌》,尽管不能理解歌词的内涵,倒觉得卖报挺好玩的。“不论风雨去卖报,一边走二边叫,今天的新闻真正好,一个铜板就买两份报。”真的不想再上学,做一个卖报郎多好啊!

    没想到“文革”不久,我真正做了回卖报郎。  ‘

    六十年代末,“革命”的狂飙已经席卷了全国。所在学校已无课可上,老师们忙着革命,自然也就管不了我们这些“观潮者”。于是,我们就天天上街看革命的游行、看革命的热闹、看革命的大字报。我们跟着撒传单的人后面跑,拣一张张五颜六色的传单,带回家给大人们看或做成纸飞机玩,那段日子真的是很开心。

    然而时间一长,也就烦了,不想再上街了。一天,父亲告诉我他的一位同事办了一份小报,问我可愿去卖报?我一下子来劲了。按照父亲说的地点找到了那位姓张的叔叔,张叔叔戴了一付眼镜,听完我自报家门后,拍了拍我的头说:“你先拿50份去卖好不好?”“太少了吧?”张叔叔笑了,说先试试看,如果行明天再多拿点不就行了?

    捧着报纸一口气跑到家,奶奶早已给我准备好了一个装钱的布袋子,我嫌那布袋子太土也不方便,就拿出自己的书包,将书倒在床上,把书包往脖子上一套,真像那么回事。

    当我捧着报纸走在大街上,当我一只手举着报纸高喊:“卖报”、“卖报”时,真的是很兴奋很激动,觉得自己好了不起似的,根本不知世上还有“胆怯”一说。记得清清楚楚,买我第一份报的是一位老人,当他将三分钱硬币交到我手上时,我的手都在微微地颤抖。父母说我从小嘴就甜,会哄人,真的一点不错,我记不清说了多少遍“谢谢您老伯伯。”

    一个上午没到,50份报纸就卖完了,跑回家,奶奶早就替我准备了一大杯凉开水。顾不上喝水,我将书包里的钱往桌上一倒,就备了一大杯凉开水。顾不上喝水,我将书包里的钱往桌上一倒,就和奶奶一块数钱,除去奶奶给的一毛钱硬币,不多不少正好是一块五毛钱!望着码好的一分、二分、五分的硬币,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奶奶也搂着我的头说:“我孙子也能办大事了。”

那天中午我吃了两大碗饭,惹得坐在一边的奶奶又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我吃的那么香,担心的是怕我吃得太多撑坏了胃。 

从50份、60份、70份最后到100份,我每天都能卖掉,只是卖报的时间越来越长。父母和奶奶都劝我每天少领点,免得时间长了,让他们担心。我不想少领,但又怕家里人担心,于是只能委屈两条腿了。我几乎是跑着卖报,同时也不再光喊“卖报”,而是见什么人就称呼什么:“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大姐姐’’、“大哥哥”,总之,只要是好听的话,我能说会说的都说了,尽管累点,但是每天基本上都能赶在吃饭前到家。

    这天下了一场雨,到了下午六点钟光景手上还有10份报,又想回家,又想把报卖完。就在犹豫之中,我突然听到一阵口号声。我一下子来劲了,寻着口号声我在一家单位的大门口站住了。那家单位正在开大会,站在门口我就看到很多人站在空场地上。于是我就耐心等待着,心里同时也在算着:如果里面有100人的话,就算10个中有一人买我的报,100人不正好卖10份吗?那我不就完成任务了吗?我被自己的想法所鼓舞。决心就此等下去,这时候真的忘了回家。

    不知不觉,路灯亮了,那家单位也亮起了一盏大灯。我觉得饿了,便将报纸塞进书包,两手将裤带紧了紧,心里话这家单位领导和那些人肚子都不饿啊。就在这时,身边响起了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刚想让过去,一抬头,是父亲!我已经记不起来当时我说了些什么,父亲说了些什么,我只记得当时差点流了泪。父亲要我坐上自行车后座,跟他回家。我说别急,指指对面那家单位,将我刚才的算法和父亲说了一遍,也巧,那家单位散会了。我连忙从书包里拿出报纸,迎着涌出大门的人群,高喊着“卖报”。果真有人买,还不只是一位、两位,这时父亲连忙过来帮我收钱、找钱。也就几分钟,手上的报纸就没了。这时我后悔今天没有多领点报纸,因为还有人问我有没有报了。

    坐在自行车后车座上,我嘴里哼着《卖报歌》,眼望着天上的星星,好惬意哟!很快,父亲把我带到一家饭店门前,父亲说这家的鸡蛋煎饼很好吃的,并问我能吃几个。我说我能吃好多好多,父亲说行,今天就让你吃个饱。大概是太饿了,一口气吃了五个,却一点没吃出味来,惹得坐在一旁的父亲直笑。笑后,父亲说这是你最后一次卖报了,因为张叔叔他们办的报明天就停办了。听完父亲的话,我一下子傻了,刚才那种高兴劲一下子全无,一种失望很快包裹了我……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每当听到《卖歌歌》时,我就想起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卖报经历。那年,我12岁。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