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08月09日  

2012-08-09 15:4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稻

    上小学时,曾排过一个舞蹈《丰收舞》,四个女孩,四个男孩,左手持条黄绸子,右手拿一柄用硬纸板做的镰刀,在舞台上做割庄稼状,轻盈,欢快。那些假想的庄稼被割倒、收起,整个舞蹈从头至尾始终伴着微笑。我在这个节目中和另外一个女孩当领舞,跳得十分卖力。那会,压根没想到收割庄稼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收割庄稼是在插队之后。

7月中旬,是早稻收割时节。站在村口,望着田野上沉甸甸的稻穗,那金黄宛如一场潜在的大火覆盖田野。第一天割稻,学着社员们的样儿,在水渠边的一块石头上将镰刀磨了又磨。磨好之后,向着身边的草儿一挥,望着一片躺倒的草儿,一股豪气油然而生,整个人就好像是一瓶大香槟,砰地一声,身体里巨大的豪气就会随着亢奋冲天而起。

因为是第一次就想着要好好表现一下。当时男社员都是一人包一垄,女社员两人包一垄。生产队长好意把我和女社员们放在一组,说刚开始悠着点干,别一天下来就把你给累趴了。队长的话刚落音就招来几位女社员的窃笑,我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一股热血也随之冲上脑门。为了尊严,我扭头大步离开加入到男社员们行列之中。

学着男社员们收割动作,我刚开始还行,随着镰刀的唰唰声,水稻一片片倒下,只是舞台上挥刀收割的轻盈、欢快,是一丝不存了。刚割出十来米,渐渐开始手忙脚乱了,一束一束的稻子不听使唤不说,稻芒划在脸上、手臂上火辣辣的痛。虽有草帽遮阳,汗珠仍像自来水龙头没关紧似的顺着下巴往下滴。在看左右两边,男社员们一个个低着头,整个身子随着收割的双手,一会自左向右,一会自右向左,很有节奏地往前移动,也就一根烟的功夫,我被甩在了后面。

为了不至于落后的太多,我挥动镰刀用一种砍割的方法向前移动着。这时腰又不争气地又酸又疼,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于是,我干脆顺势跪在地上,割一把往前爬一步。正为自己的偷懒得意时,男女社员们陆陆续续割到了地头,回头看见我这副模样都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指着我说些什么。这时候只觉得脑袋发涨,两耳轰响什么也听不见,恨不能就在地上打个洞钻进去。这时,早已没有下地前的豪气和雄心了。最后,还是在几位女社员的帮忙下总算割完了。一趟下来,两条腿僵硬成杠子,手上的血泡火辣辣的,脚上的肉硬硬地疼,脚下软软的,像是刚爬完了山,一步都不想再动了。双手托着腰走到地头,一下瘫倒在田埂上。那时唯一的愿望是,就这么躺下去,别让我再拿起镰刀,别再去面对那些铺天盖地的稻子。

转眼快四十年了,是今年罕见的高温让我又想起当年的往事,想起至今仍在庄稼地里春种夏收的农人。我还记得80年代刚开始学习写诗歌时,曾写过一首诗《怀念水稻》,这首诗后来在一家刊物上发表了,诗的最后一段是这么写的:怀念水稻的方式/是我们以水稻的姿式仆倒这片土地/构成水稻的根系/低头,我们嗅到土地和自己血液的芳香。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