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07月25日  

2012-07-25 03:4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了和萤火虫

    知了和萤火虫,似乎是夏天的一个特殊符号。我一直以为,在夏季,如果听不到知了的叫和见不到萤火虫,那将失去很多别样的情趣,整个夏天算是白过了。

    儿时,我们家住在拥有两家剧团的大院子里。大院子里有很多叫不出名的树。我只认识两种树,槐树和法国梧桐。那时,知了特别多,只要一叫起来就没完没了,特别是在大人们午睡时,那集体大合唱似的叫声,特招人烦。这到应了古人所形容的一个词:“蝉鸣如雨”。

    我们一帮小屁孩从不午睡,扛着自做的黏知了的工具忙着找知了。所谓黏知了的工具就是在一根细木棍顶端,绑上一个用铁丝圈成的一个圆,再找蜘蛛网,用蜘蛛网把铁圈铺严,就成了黏知了的最好工具了。还有一种黏知了的工具就更简单了。就是用面筋粘在木棍的顶端。所谓面筋就是类似于现在嚼过的口香糖,那黏劲,是一粘一个准。

    提着工具,我们循着知了的叫声去找,看到知了后,悄悄地慢慢地靠近它,瞅准之后,把铁圈快速伸过去,“吱”的一声,那只知了,还没等飞起来,就被蜘蛛网给网住,插翅难飞,而且越飞越紧,越挣越牢。这样的知了七个八个地给黏回去,八九不离十让大人们用油一炸,金黄金黄的,油汪汪的,鲜香酥脆,成了下酒的一道美菜。

    我曾观察过知了蜕变的过程。

    晚上,看上去显的有些臃肿笨拙的知了,行动还算敏捷,顺着树杆爬到一定高处就不动了。姿势是头朝上尾朝下。知了身子的重量大都在头上,要是头朝下可能会翻一个大跟头。静静地呆上一会儿,便从它的后背逐渐裂开一道竖直的细缝。随着缝隙不断开大,里面娇嫩的身躯一点点挺出来。先出后背和头,然后是前爪和翅膀,再一点点地挣脱出壳。最后,蝉儿拽出最后面的细爪,爬出“束缚”。等到肢体和翅膀硬朗后,次日黎明就能展翅飞翔,完成整个蜕变的过程。

    夏夜还有一个好玩的就是捉萤火虫了。萤火虫总在夏天夜晚出来,一闪一闪的,让人感觉很神秘。我记得第一次见到萤火虫时,我很害怕,以为是大人们常常用来吓唬小孩子的鬼火。后来母亲告诉我那是萤火虫,说古代的小孩子就靠它来学习。对于母亲的这个说法,我半信半疑,虽然见识不多但我并不笨,那萤火虫在夜空下不停地飞来飞去,古代的小孩子怎么能靠它来学习呢?

母亲为了证实自己说的话,一次,捉了很多萤火虫装在玻璃瓶里送给我,说怎么样是不是可以当电灯用啊。我接过来一看,果然亮亮的,就像现在的荧光棒,很好玩。当然,我没有借着萤火虫发出的光去看书,到是到了睡觉时,我钻进纹帐,把玻璃瓶里萤火虫全部放了出来,让它们陪伴着我,这样我就在星光中进入梦境。

后来我也学着捉萤火虫。一开始可能是心急,老是捉不住它们。母亲就教如何去捉。说要看准萤火虫飞的方向,出手要快,保准能捉住。按母亲说的,我在试了几次之后,很快就学会了怎样去捉萤火虫。记得第一次捉到萤火虫时,合着双手,如捧神明般捧着,生怕萤火虫从指缝间突然飞走。我慢慢张开手掌,空出一线细细的缝隙,从掌缝间去看萤火虫在手掌心里一明一灭的荧光。

    一晃,40多年过去了。如今在城里已经没了知了和萤火虫。或许,我们的人生往往就是这样吧,总是在失落与满足之间徘徊,也总是在等待与送别之间踟躇。一只小小的知了和萤火虫,虽然只是我们生命中微不足道的过客,可它们勾起的回想却是无尽的,也是绵绵的。我们回忆的是往事,失去的是时光,我们等待的是希望,送别的是岁月。因此,不管人生会有怎样的遭遇,让我们在这婆娑的世界,留下淡淡的痕迹,只是淡淡的,浅浅的,微微的,静静的……

我们什么时候能再听到知了的叫声和闪闪烁烁的萤火虫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