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05月18日  

2012-05-18 22:5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黄风熏时节

 

出差归来,一路上看到高速公路两边庄稼地里的麦子已经黄了,这才想起家乡的一句老话:芒种忙,三两场。意思是芒种前后,几个晴热天一过,麦子就该动镰了。于是,不免想起儿时故乡麦黄风熏的时节。

麦收前,大人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整出一块空地做麦场。先是在空地上泼上水,稍微晾晾,再撒一层麦糠,之后用石磙一圈一圈地把场地压实。就在这石磙的吱吱声里,转上几十个来回,麦场就算基本造好了。做这活基本上都是老人,男人们则从街上买回木锨、铲子、草帽等农具和用品,回来后,就匆忙做起磨镰刀、搓草绳、修架子车、整机器的活计来。而此时麦田里的麦子,在太阳光的直照下,风一吹,金黄的麦穗一会伏下一会扬起,流淌着令人心动的麦野韵律。

麦子是需要抢收的。天刚麻麻亮,大人们就下地割麦了。刚刚还平静的麦地里,响起了嘈杂的谈笑声和镰割麦秸的“嚓嚓”声。直到太阳约有一竹竿高了,女人们就匆匆忙忙离开麦地,回村里做早饭去了。不一会,家家屋顶就飘出淡淡的饮烟。男人们立在地里看着饮烟,擦着额头的汗水小憩时的姿势,就像金色海洋中稍事休整的水手。

大人忙得脚不沾地,小孩子们也不能闲着。小时候,我们的任务是拾麦穗。这么多年了,孩提时代约上三五个伙伴臂挎竹篮拾麦穗的情形,至今也未曾走出我的记忆。特别是在离开农村多年之后,在一次画展中,当我看到画家方增先先生一幅题为《粒粒皆辛苦》的画时,更是勾起我对儿时拾麦穗的情形。画中为一老农形象,头带白色包头,身着青白色棉布袄。右手伸向斜前方,正欲捡起一支麦穗。低垂的目光凝视着地上的麦穗,那么认真、专注。黑红的脸庞,布满沧桑。老人的身后是一辆载着麦穗的马车,高高的穗垛透出收获的喜悦,那是劳动之后的报偿。在这丰收的景象下,面对一支穗,老人仍弯下自己的腰杆。画家通过细腻的笔触,告诉我们生活再好,也不能丢失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勤俭、质朴、善良。

麦割完后,要及时拉到麦场摊开,并一遍一遍地翻着,目的就是把麦子晒得更干更容易碾。之后,拖拉机拉着石磙在场地上来回画着圆周,约半个钟头,大部分麦粒就脱落下来。这时大人们就用木叉或铁叉一次次铲走麦秸,垛在麦场一角,把夹杂着麦芒和麦秸的麦粒堆成堆,这时就盼着有风,因为有风才能扬场。

扬场是个技术活儿,一般都由两个人来完成。一个手持木锨,一锨一锨地将麦子抛向空中,麦糠和尘土被风刮到一边,而浑圆饱满的麦粒直落在场地中间。另一个则用大扫帚不断地将还没碾下皮的麦粒扫到一旁。扬完一场麦子要个把小时,直到把麦子装进袋里,仔细地扎好口,一袋袋码进粮食囤,一季的收成这才算是真正地到手了。经过约半个月时间的抢收,大人们此时扬起晒得黝黑的脸庞,看着码的满满的粮食囤,长长地吁一口气,笑了……农民的喜悦流淌在丰收的年景里,丰收的年景蕴藏着辛劳的每一个细节。

现在农村的麦收,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些繁琐,全都是机械操作。但我始终认为,没有头顶烈日、脚踏黄土的体味,就不会理解“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诗的深刻内涵。我想,等我老的时候,我希望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麦田。秋天,我把麦种一粒粒选好,慎重地埋进地里,看着它们从地里钻出嫩绿的新芽;冬天,我陪它们熬过漫长的严寒听它们在雪底下窃窃私语;春天,我盼着它们返青,在深夜里聆听它们拔节的声音。然后,在这个季节,我磨好锋利的镰刀,站在金黄的麦浪里,弯下腰,用最虔诚的姿态,最深沉的情感,感谢阳光,感谢土地,还有我那遥远的,模糊又清晰的童年。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