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05月16日  

2012-05-16 15:4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 年

关于吃的记忆

和现在的孩子不一样,小的时候,口袋里有几分钱那真是个了不得的事情了。几分钱能买很多种吃的东西。比如冰棒。那时,水果冰棒三分、豆沙冰棒四分、奶油冰棒五分、三色冰棒七分。每年一到夏天,便有一些背着或推着自行车吆喝“冰棒”的人,在我们住的大院的每个角落吆喝。儿时只要一听到买冰棒的吆喝,就会缠着奶奶要钱。说实话,在我们兄妹三个当中奶奶是最喜欢我的,所以只要我一缠上奶奶要钱,奶奶虽然嘴上叨叨唠唠,但十次能有九次满足我。母亲就曾好几次为这事和奶奶闹得不愉快,弟弟妹妹也和奶奶吵,说奶奶偏心。

我那时吃得最多的是水果冰棒。也想吃五分一支的奶油和七分一支的三色冰棒,无奈再怎么缠奶奶也是无济于事,用奶奶的话说,那几个钱都是一家人过日子的钱。一次,奶奶许是大意或忙晕了头,居然把用一块手绢包了又包的钱放在了桌上。乘奶奶在厨房忙碌,我从手绢里抽了一张十元的钱,慌里慌张的跑出家。我那时小,不认识钱,误将十元钱当成一角钱。把钱递给卖冰棒的人手中,说买一支三色冰棒,快找我三分钱。当奶奶发现少了钱,一边追着我满大院的跑,一边把什么能骂的话都骂出来了。在别人帮助下,奶奶抓到我,要我快把钱给她。我说我已经买了冰棒吃掉了。奶奶不信,说十块钱冰棒你一下子都吃掉啦。当奶奶听我说把十元钱当成一角钱只买了一支三色冰棒时,急忙就拉着我去找那个卖冰棒的人,结果可想而知。因为事关重大,尽管奶奶知道如果父亲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少不了一顿打,但那十元钱是我们一家十多天的生活费不说不行,奶奶只能和父亲说了这件事。但奶奶和父亲说是她不小心把钱弄丢了。

小时候,还有一件我们最热衷做的事。那时家家都有一些破烂之类的东西,比如破铜烂铁、用完的牙膏皮、破鞋袜等等。别小看这些破烂,对我们来说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用来换吃的宝贝。一个牙膏皮能在小贩手上换五个豆豆糖或两个水果软糖,一双破鞋能换一块圆圆的饼。不仅如此,如果不要吃的,还能换小喇叭、小气球、洋画和玻璃球什么的。小时候,为了能换吃的,我是常常把家里的一些东西弄坏。比如牙膏。明明还有不少牙膏,只要一听到小贩的吆喝,我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没用完的牙膏硬是给全挤了出来。再有偷偷地把还能穿的鞋子故意用剪刀剪坏。我干过的最大创举是把家里的锅铲拿去换糖,解了嘴馋之后,挨了父亲的一顿暴打。

关于玩得记忆

我曾给儿子算过一笔怅,从他小时能玩玩具到最后长大不再玩玩具,这期间他玩过的玩具价值在两仟元左右。儿子说那算什么,搁到现在,一台电脑都买不回来。

我们那个年代,吃穿都比较紧张,所以大人们基本上是从不给孩子买玩具的。我们那时常常动手做玩具。比如弹弓。弹弓有两种做法,做法也很简单。我们那时基本上都是用树枝。在树上找一个“丫”形的树枝,用小刀或小锯将其取下,用细砂纸打磨至光滑无比。然后将皮筋一端固定在弹弓的两个槽中,一端连上盛“子弹”的一块黑色的小皮上。到了这个时候,就算大功告成了。当一个在现在看来十分粗糙的弹弓在我们手中完成之后,成就感油然而生!之后,见鸡打鸡,见狗打狗,好不洋洋得意。一次,邻居家的一只鸡不知被谁用弹弓给打死了,但邻居一口咬定是我干的,拎着个死鸡向我父亲告状,父亲也没向我核实,扬手就给了我左右两嘴巴,打的我“眼花缭乱”,当时我那个委屈啊,真想上去咬那告状的一口。当天晚上,我躲在暗处,用弹弓一连打碎那告状人家的三块窗户玻璃。报复的代价是被父亲吊起来狠狠打了一顿。从此,我洗手再不搞这类“军火”了。

弹弓不玩了,喜欢上玻璃弹子。玩弹子很简单。在地上用脚踩一个弹子大小的一个坑,在离坑不远的地方画条线,每个人站在线后朝坑里打。谁先进去之后,就有权打掉坑周围的弹子,打中了,输家就要给一个弹子。“技术”或手气顺的,一天可以收获十几个弹子。拥有一个好的玻璃弹子,便如同士兵拥有一匹好的战马一般惬意。我打弹子的技术不行,没有弟弟历害,每次回家,弟弟的口袋都是鼓鼓的,就像猎手扛着猎物凯旋而归。奶奶每次见弟弟口袋鼓鼓的就骂,说那衣服不要你买就这样糟蹋啊。

关于乐的记忆

儿时我住的大院里有两个剧团,在两个剧团之间有个篮球场。两个团都有自已的篮球队,常常比赛。不仅如此,还常常有外单位来和他们进行比赛。比赛一般都在下班时间,所以看球的人也多,我常常是捧着饭碗跑去看球。我就是在那时候喜欢上篮球的。那时我们也常常打球,但玩的最多是头拱球。每个人站在罚球线上,一次投五球,谁进得最少就算输。输者就要扒在罚球线上,用头把球拱进篮架后面的两根立柱中间,在篮架与罚球线之间,我们每个人都双腿分开,让球从中滚过,什么时候拱进,游戏算完。这时就要看你平时和这帮同学玩的好不好了,因为当你拱的球经过每个人的两腿之间时,如果哪个人想使坏,他就会趁你不注意,用腿轻轻碰下球,球就会改变了方向,你就得重新再拱。我不知完过多少次这种游戏,记忆中我只拱过一两回。

除了常常看赛球,那时每个周末都有一场露天电影。每到周六,太阳还挂在西边,心急的我们就开始把家里的小凳子拿去占位。一次,到了快放映和时候,怎么也找不到我放的小凳子,急得我直叫,直到电影放完也没找到。从那以后只要拿凳子去占位,奶奶说什么也不让拿,没办法只好找一快红砖,用粉笔在上面写上自已的名字,其效果也还是没用。电影没放之前是我们玩得最疯得时候,等到真正放映的时候,也不会老实,一会跑到幕后,一会跑到人群后面,手执泥团往人多的地方扔。但往往在电影没放完时,便会依偎在奶奶身边犯困,很多次都是电影散场时,奶奶抱着睡着的我回家。

关于书的记忆

在我记忆中,儿时我接触的第一本书是《儿童时代》。因年代太久远了,我已经记不清书中的内容,但我就是从那书中知道了一批儿童文学作家,如冰心、陈伯吹等。每次当父亲把书从单位带回来,我按照战斗故事、童话、寓言、儿歌和画的排列来看的。印象最深的要数1963年,当时《儿童时代》举办 “红旗在我心中” 全国儿童绘画、征文比赛。那年我8岁。在父亲的鼓动下,我也参加了征文比赛。那是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奶奶》。

除了《儿童时代》,儿时看的最多的就是小人书了。因家里的经济状况还可以,每月一发工资,父亲就会去新华书店给他自已和我们买书。每月给我们买五本小人书,月月如此。要说从小我所接受的“经典教育”就要算是始于小人书了。比如《铁道游击队》、《红日》、《敌后武工队》等等,这些红色经典的印象,基本都是来自小人书,大了之后虽然也看了原著,但也只是看看而已,并不像小时候看得那么认真。还有如《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说实话,我至今没有看过原著,对这些书的印象都是来自儿时看过的小人书。

时间一长,我们家的小人书也就多了,找我借小人书的小伙伴也多了。记得在学校开展向雷锋叔叔学习活动时,老师要求我们每个同学都要做一件好事。当时我就想到把家的小人书也如街上摆书摊的那样,也摆个免费书摊给同学们看。回家和父亲一说,父亲不但同意还帮我把小人书登记造册,教我怎样如何在书上贴标签。这件事后来老师知道了,还特地在班上表扬了我,并发给了我一朵小红花。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