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05月16日  

2012-05-16 15:3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市的声音

在都市生活已有五十余年。五十余年里让我感受最深的莫过于都市的声音在不知不觉之中发生了很大变化。一些声音或消失,或已很微弱,如停留在丝弦上的一缕尾音,而另一些声音却越来越多,越业越强。正是基于此,当我努力地在记忆的仓库里寻找着过往岁月的蛛丝马迹时,往往会因为遂道的漫长和幽暗,而发生这样或那样的错觉和幻觉。就如同我们去捕捉一个在时光中奔跑的动词,花了很大力气,结果找到了的只是一些由这个动词所溅起的尘埃。

前不久,从电视上看到北京人艺的几位老演员,在模仿老北京人的吆喝的表演中,那美伦美奂惟妙惟俏的十余个各种行业的吆喝,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心,便很快融化到往日的情怀之中。时间倒回三十年,都市里真得有许多奇妙和美妙的声音,会引起不同人们的听觉兴趣。如同水手喜欢听涛声,猎人喜欢听兽鸣,牧童喜欢听黄雀的歌唱,庄户人喜欢听田禾的拔节一样,都市人同样喜欢听那像发足了酵的“甜酒哦……”的吆喝;听那韵味十足地“补—锅—啰—”和“修理皮鞋胶鞋布鞋打掌子呐——”;听那浑厚且无所顾忌,叫得欢畅的“磨剪子来锵菜刀”之声;听那虫儿的叫声就像中学生上课时背着老师偷抄流行歌曲,有一种压抑的欢乐……如今回想起来,就像盛夏里一场骤雨淋湿你匆匆赶路的燥热的身体,酣畅淋漓地注满你被尘嚣蒙蔽已久的心房,那种纯美的吆喝可以一直延续到唤醒你灵魂深处温柔的部分。人生的听觉的愉悦,实在是各得其趣啊。

遗憾的是,如今在都市生活让人难堪的一点,就是那美妙纯美的声音已是隔绝久矣。今天的都市里有什么呢?既没有足够的树木供鸟儿栖集鸣唱,也没有适宜的清静衬出风儿雨儿雪儿的清越的音色,那份空旷早已被眩目的楼群塞满了,那份静谧早被汽车摩托车的发动机,建筑工地的搅拌机、装修房屋的电钻声以及扰攘的市声吞噬了。正如余光中先生在《听听那冷雨》中所描述的:“现在雨下下来下在水泥的屋顶和墙上,没有音韵的雨季。树也砍光了。那月桂,那枫树,柳树和擎天的巨椰,雨来的时候不再有丛叶嘈嘈切切,闪动湿湿的绿光迎接。鸟声减了啾啾,蛙声沉了阁阁,秋天的虫吟也减了唧唧。”虽然觉着这是个悲哀的象征,但又能怎样呢?不仅如此,更可悲的是,当我们在今天的都市里,呼吸着汽车、摩托车、助动车排放的尾气,穿梭在各种喧嚣的市声里,却浑然不知,整天生活在一种与大自然完全隔绝的模式中,享受着卡拉OK蹦迪的喧闹,对动物的兴趣更多是在“生猛海鲜”、“山珍海味”,盲目地沉醉于“人性之美”。

在我看来,不管我们今天的社会如何繁华和充满富裕的个性,不管现代人如何炫耀自己的技术和信息,倘若对自己生命的来源和基础浑浑噩噩,便是最大的蒙味和无知。普利策桂冠作家纳塔莉·安吉尔在《生命本质的重新审视》一文中指出:“人类之所以生存得如此美好,是因为地球上还有许多鸟兽虫鱼始终伴随着我们。芸芸众生自有其存在的理由和生命的秘密,同样也有其兴衰的悲欢和灭绝的宿命。”如此看来,人类的聪明在于训服自然,在广袤自然世界中为自己开辟出一个令自己惬意的人造世界。可是,如果因此而沉溺在这个人造世界里,与广袤的自然世界断了联系,那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