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04月30日  

2012-04-30 11:0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沙家浜

去常熟考察,当听说要去沙家浜,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以郭建光为首的18位伤病员的形象,“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那熟悉的唱腔不由自主地就从口中冒了出来。

沙家浜距常熟市区10余公里。车入沙家浜镇地界,路边一幅十分显眼的广告牌迎面而来——由许晴扮演的阿庆嫂手捧“春来茶”,嘴角一抹浅浅笑意,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似乎正对来客诉说着当年那感人的鱼水深情。在沙家浜镇,随处可见各式茶馆,大大小小的茶馆里,头挽发髻、身系月白大作裙、手拿“煮三江”铜壶的“阿庆嫂”们忙不迭地招呼着客人。而名为“春来茶馆”的竟有三处,全都贴有电视剧《沙家浜》中阿庆嫂的剧照。第一处春来茶馆就位于芦荡之中,粉墙黛瓦,芦席窗户,室内室外俱是八仙桌,墙上的大背投整日里播放的就是京剧样板戏,在“朝霞映在阳澄湖上,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的西皮二六唱腔中,抬眼观望浩荡春水,以及轻轻滑行在芦荡清波上的橹与桨,随意栖落于木桥垂柳中的歌与笑,真的是一种非常惬意的享受。特别是走进集江南水乡特色建筑之大成的红石民俗文化村,更是让人心旷神怡。这里的建筑依水而建,再现了抗日战争时期的江南水乡小村风貌。《沙家浜》中的“春来茶馆”就坐落其间。走进茶馆,方砖铺地,几张八仙桌摆得整整齐齐。七星灶上铜壶冒着热气。茶馆是一种典型的江南茶馆建筑风格,有前廊、木圆柱,后廊设有数对雕花对开门,周围有大片芦苇,微风一吹,唰唰作响。依窗落座,一边品着“虞山绿茶”,一边欣赏着那“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那熟悉的唱腔,恍惚间便回到了那红色的年代。最突出的要数沙家浜影视基地里的春来茶馆了。墙上全是拍自这里的剧照。逛进去,竟见到了七星灶,每个灶眼都可放一块煤球,可同时烧上21壶茶水。旁边便是胡传魁躲藏过的大水缸,上头还饶有趣味地贴了一张胡的狼狈剧照。春来茶馆当然卖茶,坐下来,沏好了碧螺春,细细品味馆内的两副楹联,一边是:摆八仙桌,玉盏香盛五岳茶;垒七星灶,铜壶煮沸三江水。另一边是:和气透提壶,人走茶不凉;方音听满座,客至心常熟。皆化用了戏曲唱词,却用得巧,用得绝。走出来,对面就是刁宅大院,还有保安大队,还有染坊、糟坊、药店、布店、客栈、当铺、城墙、炮楼,设计得非常精巧细致,一一排列在一泓清水两岸,又用石桥连接,栏杆点缀,水岸边还有旧帆樯废船只,全都修旧如旧,朴拙可爱。

占地1.33万平方米的瞻仰广场,以“郭建光”、“阿庆嫂”等形象为主创作的大型主雕屹立于广场中央,象征新四军伤病员的18根柱雕以形态各异的块面造型和强烈的肌理效果对比,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新四军伤病员泰山压顶不弯腰的革命精神。两组锻铜浮雕以细腻、生动的构图和丰满的人物形象,演绎深化鱼水情深主题。瞻仰广场西侧是重建的沙家浜革命历史纪念馆,陈列了400多幅沙家浜革命斗争历史照片和60多件革命文物。馆里灯光并不明亮,但在入口处,当年伤病员之一的刘飞中将在《新华日报》发表的回忆文章《阳澄湖畔》以及新华社记者崔左夫的长篇通讯《血染着的姓名》却被张贴在醒目的位置。从讲解员的介绍中,我们得知,正是这两篇文章,促成了文牧先生的沪剧《芦荡火种》以及后来名扬全国的京剧《沙家浜》。

沙家浜最诱人的还是芦苇荡。这里曾是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战士打击日伪军和养伤的天然屏障,当时大片的芦苇荡与农田、村落交织在一起,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直到现在还存有200亩左右,仍可见当年“春来碧水绿芦接蓝天,鱼欢鸟歌;秋到金谷白玉铺沃土,花放稻香”的景象。纵横交错的河港和茂密的芦苇,构成了辽阔、狭长、幽深、曲折等多种形态的空间。然而不管如何地纵横交错,水路之间都是相通的。常常是芦苇挡在了前面,船也行到了尽头,正是无路可去的时候,只需竹杆在水面轻轻一点,转向,眼前又是别一番境地。船缓缓地行着,,虽是炎热的八月,但清风像梳子一般,佛去脸上的汗珠。水漾漾地,像一条淡绿飘带,被密密的芦苇托举着,轻柔而又灵性,安静但不呆滞。我们看水,看两侧芦苇裸露水中的根。这些《诗经》中被称作蒹葭的植物,让人想起在水一方的伊人。伊人不在,一只不知名的水鸟,停栖在我们刚刚驶过的地方,它安安静静,不忍心打扰我们这群同样安静的游人。清风习习,苇香扑鼻,野趣横生,享受到的,是一种无障碍的视觉语言。

一座飘着茶香和那激情昂扬唱段的小镇,天天传递着一份生活的感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30年前。那年,我被公社抽去排演现代京剧样板戏《沙家浜》。我演郭建光。由于出生梨园世家,从小耳闻目睹,在表演上还说的过去,要命的是嗓子不行。记得最怕的就是《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这个唱段中的起始句“要学那,泰山顶上”在唱完拖音之后,接着的“一青松”要猛然间跃上一个高音区,所以每次唱到这,只能让一位嗓子好但是拉二胡的同志在后台替我唱。30年后的今天,当我真的来到沙家浜,当我再次唱起那段《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那句“一青松”已不能再难到我了,张口就顶了上去。同事们说王唯唯你的嗓子不错啊。

我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