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02月21日  

2012-02-21 13:4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小人书

    说起小人书,今天的孩子即便知道,却也不会有太大的兴趣了。因为,在他们的生活里,随处都是好看的电视节目、电脑游戏,以及各种图书与画册,相比之下,小人书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微弱了。然而,对于五十年代出生的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小人书却是当年的精神食粮和最爱;看小人书,几乎成了我们愉悦精神、安抚心灵的唯一途径。

    我的父亲在一家大学宣传部工作,特别爱书。父亲总是买书,不是一册册地买、而是一摞摞地买,当他把书提进门时,忙家务的奶奶总是很快地把湿漉漉的手抹干了,从父亲手中接过书,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父亲在洗完手之后便坐在那一本本地大致翻翻。父亲每次买书总不忘给我们兄妹三个买几本小人书。母亲对父亲如此“大手大脚”浪费钱很有意见,父亲总是笑笑,说别心疼那几个钱,将来对孩子们来说有大用处。

虽说父亲每个月都会给我们买几本小人书,比起左右邻居家的孩子要好的多的多,但我还是觉着不过瘾。学校门口有一小书摊,估计有好几百本小人书。摆摊的是位老伯伯,身板魁梧,满头白发。他总是笑嘻嘻地一边接过分币,一边把我选中的小人书递过来。我拿到了书,就会坐在靠墙的条凳上,一页一页,专心地看。有时候,看完了一本,还想再看一本,却发现钱已经用光了,你只要说一声下次补上,他也会让你接着看。就这样,上小学的几年间,我在这家书铺里看了不少的小人书。

    渐渐地,我们家的小人书越来越多,同学们都跑到我家借书看。那时候天天都在讲学雷锋做好事,我就想到在家门口也办个小人书摊,不收费,满足同学们的看书要求。把这事和父亲一说,父亲不仅同意,而且又买回十多本小人书。小学三年级那年的暑假,我们家的小人书摊开张了。我们兄妹三个一大早就在家门口摆好了小椅小凳,从家里把那只装着小人书和小朋友杂志以及中国少年报的木箱拉出来,整整齐齐摆放好,之后,我们就等着同学们上门了。

    随着暑假结束,我们家的小人书摊也就结束了。这是我人生中的一段小小的插曲,是空前绝后的一次摆书摊儿的经历。

   “文革”刚刚开始不久,父亲卖掉了他的所有的书,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小人书。当时我们兄妹三个并不理解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心中虽然很是怅然,却也无可奈何。与这几十本小人书、一些小朋友们杂志和中国少年报同时消失的,还有一本《外国名歌200首》。那也是我的一件心爱之物,是能够让我借以感受到人生温暖与美好的又一缕阳光。

事后我们理解了父亲的做法。因为不久,父亲学校的红卫兵就跑到我们家抄家,由于父亲事先已做了准备,所以那次红卫兵什么也没抄到。很快,在“上山下乡”大潮裹挟之下,我们全家下乡插队落户了。

光阴荏苒,岁月匆匆。现在很难在书店看到小人书,到是能在地摊上看到。据说小人书自90年代后期称为收藏品。据现在小人书收藏市场情况来看,最有价值的是解放前出版的早期小人书,其次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即文革以前)。一套完整的《水浒》如果是文革前的老版本,现在的市场价每套能买到10000—15000元。

今天,自幼喜欢读书的我,由读到写,或许正是从那小人书中开始萌芽的吧。我觉得小人书最大的“成就”是:以书为种子,在我们的心田里种下了一株快乐的树。这树,永不枯萎。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