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12月28日  

2012-12-28 10:1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聊幸福

    2012年,有一个词被一次次提问,一次次讨论,那就是“幸福”。“你幸福吗?”“我姓曾!”“您觉得您幸福吗?”“啊?我耳朵不好。”在国人对幸福的追问与回答中,一个个错位与尴尬,恰恰反映了对幸福的追求与反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说,“我不知道,我从来不考虑这个问题”。这是因为,在他看来,“幸福”就是“什么都不想,一切都放下,身体健康,精神没有什么压力。”其实,幸福更多的来自内心感受,它不是轻易用“我幸福”或者“我不幸福”来仓促回答的。

    我所住的小区门口,有一卖烧饼的小伙子,姓李,六安人,来到这座城市已有三个年头。每天一大早,小李睁开眼睛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生炉子,常常看到他被碳烟呛得直流眼泪。面和酥是昨天发酵好的;大葱、荠菜、萝卜丝馅,一勺一勺包入烧饼里面。生炉子、和面、发酵、切葱、刨萝卜丝……小李整天乐呵呵的,动作重复一千次,只在完成他的一件作品:烧饼。

    早市忙完,小李一手捧一只大茶缸,一手夹根香烟,跷着二郎腿,坐在一把竹椅上,笑呵呵地看着来来往往人行人。我给他算过一笔账:一早上卖200个烧饼,傍晚再卖200个,一天就是400个烧饼,每只2元,利润对半,你说他一天赚多少钱?我问他挣那么多钱干嘛?他眼睛眯成一条缝,咧着厚嘴一笑:干嘛?挣钱娶老婆啊。

看着小李幸福得像个孩子呵呵笑着,我想,有些幸福,不在于有多大的权力和多少财富。小人物的幸福,是随遇而安,奔波忙碌中的一点点。

今年七月,初中同学杨世安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我的手机号码,给我来电话力邀我去他家。十几年不见,他家里的情况还好吗?记得初三毕业那年,我曾经到过他的家。那是一个山里的穷村,几乎家家住的都是破旧简陋得不堪入目的矮平房。那年他家里屡遭不幸,父亲病故,母亲又患了绝症,我记得离开时给了他十元钱。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欣然前往。
    我没想到是老同学住的那个村子如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没进村,闪入我眼帘的尽是一幢幢叫人弹眼落睛的别墅式小楼!杨世安领着我在一幢称得上鹤立鸡群的三层别墅楼前站定,不无得意地说:“老同学,这就是我的家。”

闲谈中,我得知他今年初从镇中学老师的岗位上退了下来,有两个孩子。老大是男孩,在上海一家国企工作,老二是个女儿,在县城一家民企上班。两个孩子都成了家。现在他和他爱人在家,种种菜,还有十多亩茶园。

我问他退下来后有什么打算,他回答到:没什么打算。两个孩子都出息了,用不着我们操心。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和老婆子好好守着这份家产过日子,就行了呗。

从他回答的口气里,我能强烈地感受到他的喜悦、满足和幸福。
    幸福,现代汉语词典上的解释是:让人心情舒畅的境遇和生活。百度上的解释是:心理欲望得到满足时的状态,一种持续时间较长的对生活的满足和感到生活有巨大乐趣并自然而然地希望持续久远的愉快心情。二者都强调了心情舒畅或愉快。因何愉快?很明确,即因在如今这个消费主义甚嚣尘上的时代,在这个还有诸多扭曲、诸多异化的社会,对境遇和生活感到满足。我觉得,这是对幸福最实在的解释。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