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2年01月31日  

2012-01-31 12:3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麻雀的记忆 

    但凡是50年代出生的人,大约都会有一段关于麻雀的特殊记忆,那时,麻雀与老鼠、苍蝇、蚊子被判定为“四害”。在我的记忆里,大人们从清晨到傍晚,围着庄稼地从东头走到西头,或敲锣打鼓,敲脸盆敲瓷碗,或挥舞竹竿,喊声不断,意在为了不让麻雀进食与休息,可一点不管用,你走到东头,麻雀飞到西头,那呼啦啦惊飞的阵势啊,如跃动的千军万马呼啸而去,待到一切归于平静,便又会陆续杀回来。等你再折回来,它又返回去,把人折腾的够呛。我想知到大人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得到的回答是麻雀偷吃粮食,是害虫。这到也是,每年秋天,成熟的庄稼地里铺天盖地的是灰压压的麻雀,它们在不住嘴儿地啄食粮食的颗粒。还有放在家中场院里的粮食,也总是纠缠着麻雀的影子。赶也赶不走,骂也骂不去。

    在今人看来,那场围捕剿灭麻雀的运动可算是天方夜谭似的神话,但它的确是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审视当年的麻雀之战,如同是观看一场让人哭笑不得的闹剧,一个令人忍俊不禁的黑色幽默。而生存了千万年的小小麻雀,它们不会写历史,如果它们会写历史,那它们一定会对人类充满了不满。当然,麻雀根本就除不掉杀不完,直到如今,依然故我地欢快地生存在我们的周围。只是当年那场灭雀运动,除了后人耻笑,更多地留给人们的是启示。

    小时候我喜欢麻雀。早上,在太阳刚刚升起来的那一刹那,麻雀会一片声地叫起来。晚上,麻雀会落在树上叫,也是一片声地叫。大人们把麻雀叫做“家雀儿”,之所以在雀字前面加了一个“家”,也许因为麻雀喜欢住人家的房檐。我曾架过梯子上房看过鸟窝。鸟窝由枯树枝和泥巴垒成,在檩子与椽子的结合部,很粗糙,却无比温馨。或许,这便是家的感觉 吧!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探望麻雀的家。 
    不过,麻雀把窝安在房檐也不安全,我就经常看见家里的大花猫,躬着腰,扎撒着两撇白色的胡须,一步一步地爬上房檐,椽子间的缝隙太窄,它总是眼看着小麻雀儿却鞭长莫及,急得直用锋利的爪子猛挠麻雀窝的门,有的小麻雀惊慌了,就会突然掉出来,结果就倒霉地成了老馋猫的口中肉腹中食。

    别看麻雀整日叽叽喳喳,活的快快乐乐的,麻雀最怕的是冬天,特别是下雪天。如果连日大雪,麻雀们就会找不到东西吃,飞来飞去,跳来跳去,到外找食吃。这时候也是捕捉麻雀的最好时光。我就和小伙伴们捕捉过麻雀。用一根系着长绳的木棒支起竹筛,竹筛下放点谷子或者糙米,然后躲得远远的等着。不大一会儿它们就飞过来了。待到如数入瓮,一扯绳线,总能捕到几只。

    麻雀,鸟纲雀形目文鸟科属。为杂食性鸟类,夏、秋以植物种子为食,育雏时多吃害虫。在大千世界中,它是食物链的一环,是大自然不可缺少的一员。但是,麻雀们如今并没有摆脱人类的伤害。一次上饭店吃饭,服务员递上的菜谱上,有一道菜是“椒盐油炸麻雀”。我们的临桌就点了“椒盐油炸麻雀”,盘子上来,顷刻便会被吃光,是嚼之有声,“咯吱咯吱,咯吱咯吱”,麻雀小,一下油锅,连骨头都酥了。去年,一朋友来省城看我,还特地给我带来他们当地的特产麻雀。我向来不吃麻雀,我也不知道那么多麻雀是怎么弄来的?后来听说,古时的人们向来认为麻雀是性欲旺盛的家伙,可以大大地把人类的阳壮一下,“雀脑”便是著名的壮阳药。

    那场灭麻雀的群众运动已经过去五十年,而今,无论农村还是城市,麻雀依旧还在欢快地跳着,啾啾地叫着,只是数量大不如从前了。前不久回到乡下,发现家乡的麻雀明显少了,不知道是人类伤了麻雀的心,使它们都逃离了,还是其它别的什么原因?仔细想来,人和麻雀的生命能有多少差别呢?人类所研究的范围广泛一些,而麻雀探讨的只是生存之道。麻雀活在这个蓝色星球上要比人类的危害少得多啊。

    我怀念儿时那曾经呼啦啦的雀群起飞的壮观景象……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