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1年09月27日  

2011-09-27 14:0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绍兴片羽

 

拜谒鲁迅

 

踏着初秋的阳光,我在古城绍兴城一路寻问,当我从繁华的大街拐进一条名为鲁迅路时,当鲁迅故居四个字一下跳入眼帘时,一种神圣的感觉一下子攫住了我的心。于是,放慢脚步,跟随参观的人踏进那扇黑漆的石库门。

这是一座具有江南特点的那种深宅大院。跨过台门斗,隔一个小天井,便是一间普通的泥地平屋。往东走过侧门,拐弯处有一口石栏水井,沿井边长廊进内,就是当年鲁迅一家的住处。西首第一间就是鲁迅的卧室。隔着栏杆伸头朝里望去,室内陈设简单,一张铁梨大床占了屋子的一半。紧靠西屋又是一个院子,院内有两株金树,此处被称为“桂花明堂”。鲁迅先生在《狗·猫·鼠》一文中曾写道:那是一个我幼时的良夜,我躺在一株大桂树下的小板桌上乘凉,祖母摇着芭蕉扇坐在桌旁,给我猜谜、讲故事。

先生故居的后面就是闻名的“百草园”。踏进百草园,园里弥漫着宁静,一抹阳光投入这绿色的世界,更渲染出寂静、安宁的气氛。看了介绍方知道这里原先是周姓十来户人家共有的一个菜园,平时种一些瓜菜,秋后用来晒谷,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菜园却成了先生儿时的乐园。“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当然还有诱人的桑椹和酸甜的覆盆子。站在一株高大的皂荚树下,我遐想着,先生当年是否就在这棵树下纳凉,听长妈妈给他讲赤练蛇和美女蛇的传说;在这棵树下手拉一条长绳两眼盯着雪地上罩鸟雀的竹筛,急不可待地等待着鸟雀们自投罗网的情形。我想,这些童年趣事,在先生心里一定留下了很深很深的美好印象,要不,先生何以写出闻名的“百草园”呢?

由“百草园”想到“三味书屋”,于是走出先生的故居,东行数百步,过一座石板桥,就到了先生少年时代读书的地方—三味书屋。

三味书屋是清朝末年绍兴城里很有名的私塾。先生12岁至17岁就是在这里求学。书屋正中悬挂着“三味书屋”匾额和松鹿图。两旁屋柱上有一副抱对:“至乐无声唯孝弟,太羹有味是诗书。”匾额和抱对都是清末书法家梁同书的手笔。书房中间有方桌、木椅。窗前壁下摆着八九张参差不齐的桌椅。

目睹着这些,我眼前浮显出先生的形象,一个穿着青布长衫的青年,傲立在船头,双手扶住栏杆,一动不动地望着东方的天空。也许,就在这时候,他决定放弃医科专业,把自己化作一把剑、一团火、一块磐石,自觉置身于历史与现实的十字路口,这其中包括名誉与地位,安逸与享受,连同健康与生命—先生只活了55岁!

时间悄悄溜走,我是和几位朋友一同来的。被人催了几回,终于坐回车上。然而心总是恍恍的,没处搁。我摇下车窗,伸出头,再一次向先生故居投去虔诚的目光:先生,我走了,此一去,地南天北,不知何日再来拜谒。哲人已逝,草木有情。我突然想,应该从先生故居带走点什么,于是又跳下车,然而没有。倒是一位朋友提醒我,去买几袋“茴香豆”吧,一想也好,于是又朝着先生故居不远处一家名曰咸亨酒店跑去……

 

百年咸亨

和大多数知道“咸亨酒店”的人一样,我是从小说《孔乙己》中知道在古城绍兴城里,有这么一家百年老店。同样,和所有读过《孔乙己》的人一样,我想知道茴香豆的尊容和品味绍兴酒的愿望,也实在是太久了。96年出差杭州,曾有心前往绍兴,终因时间太紧没有成行,心里懊恼的很。今年十月再次出差杭州,终于圆了绍兴一游之美梦。

踏进咸亨酒店,黑漆金龙的竖牌上“太白遗风”4个字很是夺人眼目。曲尺柜台上摆着豆腐干、茴香豆和温酒的筒子。酒店的前厅是开放式的,有房顶而无围墙,后面是一天井和回字形的走马楼。前后一转,我突然想到鲁迅先生在《孔乙己》里写道:“鲁镇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一个当街一个曲尺型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我想,那天井,那回字形的走马楼恐怕是后来新建的吧。然而,不管原有也好,新建也罢,“买一碟盐煮花生,或茴香豆,做下酒物了”。

要了一碟茴香豆,一小碗黄酒,没等坐稳,就急不可耐抓起一粒茴香豆往嘴里送,咬一口,吐出掰开一看,这不是我们常说常吃的蚕豆嘛。又不相信,怕闹笑话,只好怯怯地问服务小姐,得到的回答确实是蚕豆!经过几十年的梦想后见了它的真面目,这东西我太熟悉了啊。小时候,母亲常常用一根线将煮熟的蚕豆一粒一粒串起来,挂在我脖子上,就像出家人颈脖上挂串佛珠,想吃就用手拽一粒。后来插队农村还亲手种过蚕豆,吃过乡下人用蚕豆做的酱。当然,茴香豆若是慢慢嚼来,倒是给人以一股原质原物的淡淡香味。这在现代口福过甚的背景下,细品这股清香委实让人过“舌”难忘。再品绍兴酒,真得无法形容那享受的滋味。与“清爽型”的茴香豆完全相反,那酒是“浓郁型”的。闻之,醇香扑鼻;品之,醇稠粘嘴。也正因如此,使得不会喝酒的我,也禁不住诱惑,将碗中的酒喝得干干净净,完了还咂咂嘴,如那孔乙己一般,摇头晃脑:“多乎哉?不多也”。

离开咸亨时,已是上午十点来钟。店前有一孔乙己的全身塑像,站在像前请人拍了照之后,还不想马上离开。看看酒店周围的环境,发现挂着酒旗“咸享”的左边,是一座现代化的仍以咸亨命名的新酒店,右边是绍兴市孔乙己土特产有限公司。于是走进那店,嗬,真没想到“鲁镇”后来的商人这么有慧根,竟然把“孔乙己食品系列”都考察出来了!我看了看这“系列”,我想,不仅是我没想到,恐怕鲁迅先生也没有想到吧,因为先生那时只知道一碗酒一碟茴香豆,哪里知道还有什么香糕、霉干菜、腐乳之类呢?我又想,随着社会的发展,会不会要不了多久又会在这系列中增添“孔乙己米饭”,“孔乙己矿泉水”,“孔乙己方便面”等等下肚的食物呢?是啊,一百年前,期望着“咸亨”的周氏家族无可奈何地败落了;一百年后,咸亨酒店在时代弄潮儿的长袖善舞之下,真正“咸亨”救民于水火了。

我最终买了四袋标有“正字”的茴香豆,一坛腐乳,两瓶女儿红。

 

 

落寞的沈园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800多年来,陆游这道著名的《钗头凤》词,脍炙人口,传为绝唱。我记不清我第一次读到此词的确切地点和时间,当我再次读到它时,是在绍兴的沈园。

沈园,位于绍兴市区的东南隅的洋河弄内。当我踏入园内,园中空寂无人。荒芜,凋零,衰落。在秋日淡淡阳光下,这个曾在南宋就是越中著名园林之一的沈园,如果不因为这里曾上演过一幕凄婉的爱情悲剧,或许它早已淹没在时光的烟水之中了。

据史籍载:陆游初娶表妹唐琬,琴瑟甚和,却得不到陆母的欢心。陆游难违母命,被迫与唐琬分袂。十余年后的一天,陆游春游沈园,邂逅唐琬,俩从无限悲戚,感慨不已。陆游就在百感交集之中,提笔在一堵粉墙上题写了这首《钗头凤》。美丽聪颖的唐琬,当然最能理解陆游的心思,她对陆游所写的《钗头凤》不胜伤感,于是也写了一首和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锥心泣血,情意凄绝。然而那万种心思又岂只是“瞒!瞒!瞒!”三字了得。驻足诗壁前,想象的空间被初秋的风一遍遍掠过。我在毫无遮拦的想象中获得了一种真实的感觉,那是一种被封建婚姻遮掩下的一对燕尔情侣的千古绝唱。世间上最说不清楚的是一个“缘”字。也许,都是因为有了缘份这东西,才引发出人世间无数的情爱恩怨,也才繁衍出大千世界里道不尽的悲欢离合。陆游和唐琬这一对封建礼教所造成的爱情悲剧,给陆游的心灵留下不可愈合的创伤,以致报恨终生。陆游晚年每入城重游沈园,多有吟诵,以寄托追念唐琬之思。他有诗记云: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吹不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往事如烟,不堪回首。然而记忆是不会消失的。尽管晚年的陆游感到自己的生命已是秋气瑟瑟,落英缤纷,然而他和唐琬那种悲怆凄惋,缠绵悱恻的古典式爱情如同陈年的佳酿,在时光里散发着醇香。

沈园没有给人留下充裕的想象空间,从步入园子的那一瞬间起,眼睛就被实实在在的东西牵引着,思绪又被眼中实实在在的东西牵引着,那石板小桥,那水井,那假山,那水榭,那亭台楼阁,塞满了园子的各个角落,面对这一切,你只会产生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沉甸甸的。只有园中那葫芦形水池的水永远在那儿清着,望着它,我的思绪像沸腾的水泡,刚开始还能分辨出先后,没一会儿,水泡挤攘着、簇拥着,一串串地翻起来,再后来,已经是一片一片的了。

历史留给我们不少爱情的故事。沈园里的每一朵花,都在诉说一个古老的梦境,每一条柳丝,都牵动着一缕莫名的情绪,而只有在此时此刻,你才能感受那潜隐在历史岁月深处的一声幽怨叹息,漫过你的全身,一双离人,四只泪眼,跌跌撞撞向你扑来……

走出沈园,我站在秋天的阳光下,嘈杂喧嚣之中,一对情侣勾肩搭背打打闹闹跑入沈园。望着他们,我想,陆游和唐琬那种纯然的挚爱,是我们今日电脑时代花样翻新的那种即兴式爱情,所不能同日而语的。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