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1年07月17日  

2011-07-17 15:2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诗的年代

 

前不久,远在黑龙江大庆市的朋友广龙给我打来电话,问我知不知道王燕生老师去世一事,我说我不知道此事,他让我赶快上《诗刊》杂志网。从网上得知王燕生老师于2011年3月20日在北京去世。看到这则消息,我从一摞杂志中找出1986年第十二期《诗刊》,

在那上面刊有我的一组诗,而责任编辑就是王燕生老师。

30多年前,我迷上了诗歌。那时候,读诗,写诗,满怀着激情,近乎疯狂。夜色阑珊时,与爱诗写诗的朋友围桌而坐,一杯清茶,一轮弯月,一首小诗,就足以让我们彼此快乐。我喜欢在午夜,抚摸那些让人温暖而忧伤的文字。它们是来自天堂的精灵,以一种透明的方式在我的内心深处飞翔。我写了不少诗也发了不少的诗,但就是没有在《诗刊》上发表过。那时的《诗刊》在我们这帮写诗人的眼里就是诗的最高的精神殿堂,能够在《诗刊》上发表哪怕只是短短的一首小诗也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事。

记得是1985年一个寒意乍起的深秋,一天中午,我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诗刊社全国青年诗歌学院在全国范围内招生(除港澳台地区),免考,每年的学费统一为20元。尽管我当时的工资每月才19元,但我没有丝毫犹豫,认真地填写了个人资料,附上一段自认为发自肺腑的留言,连同汇款发出去。不久,我收到了入学通知书,通知书上还注明了王燕生是我的辅导老师,我的学号为006149。

按照规定,学员每两个月给辅导老师寄作业,辅导老师对作业提出意见后寄回。我记得第一次我收到回信时,那心情那心态无可用文字描述。但当我拆开信封后,失望弥漫了原本陡升一片暖意的躯体,一小片纸上只有一行字:王唯唯同学,作业收到。请再寄。王燕生。我的作业没有随同一起寄回。虽说失望,但我还是按照规定每两月寄次作业。但每次收到的答复还是再寄。眼看着快过一年了,诗刊社招第二期学员的通知刊又出来了。我再次报了名。就在这时,我收王燕生老师寄来的信,很厚。打开一看,是我寄出的6次作业。急忙铺开,哇,对每首习作,王老师用红笔在写得好的段落下面划上红线,有的还在旁边写一个“好”字,写得不好的段落也不直接划去,而是用蓝笔在旁边打个问号,并说出自己的看法供我参考,对一个个错别字倒是毫不留情地改正在作业的天头地脚。看完之后,我心里陡升一片暖意,这暖意慢慢地向四周散去,弥漫了我不大的房间,让原本还有些灰冷的夜晚也柔美起来。

1986年3月,我突然收到诗刊社的来信,通知我参加当年7月在湖南株洲市举办的改稿会。就是在那次的改稿会上,我见到了王燕生老师。虽然一周的时间很短,但我还是从他在改稿会上即兴创作并激情朗诵诗歌的时候,当他为感谢当地人接待真诚豪饮的时候,当他目光锐利回溯往昔的时候,当他在我们面前露出孩子般纯真笑容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的旺盛的生命力与对诗歌矢志不移的热爱。也正是那次的改稿会,我才知道,王燕生老师为诗歌倾注了一生心血,他将诗歌形容为“上帝的粮食”,他在《诗刊》社供职期间主持了首届“青春诗会”,后被誉为“班主任”,被中国诗人评价为“青春与诗的见证者”。

改稿会结束不久,我们这期改稿会的诗作都发表在由王燕生老师主编的刊授学院的刊物《未名诗人》上,不久,我和其他几位包括广龙的诗又都正式发表在《诗刊》上。

…… 我离开诗已经很多年了。但我没有忘记诗歌,没有忘记王燕生老师他的耕耘者的形象。正如著名女诗人舒婷所言:“中国新诗的发展历程,就是一代一代耕耘者无怨无悔奉献的历程。在这个寂寞的群体里,王燕生是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编辑者之一。”面对1986年第十二期《诗刊》,我在心里说,王燕生老师,您走好!以我最朴素的心智缅怀您!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