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1年04月29日  

2011-04-29 16:4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树

在网上看到,南京市政府为修地铁移植梧桐树引起市民强烈不满,市民陆续走上街头,给行道树系上绿丝带,并在微博上发起保护南京梧桐的活动。无独有偶,在上海浦东,为了给一棵跨越了一个半世纪的古树腾出空间,总投资近20亿的市政工程——上海水上竞技中心项目整体北移约40米。看了这两则新闻,我想,砍树也好、移栽也罢,其实都很容易,但砍掉或移走的是树,毁掉的是城市文明。同样,我更相信,一个连一棵树都很在意的城市,也一定会善待城市屋檐下生活的芸芸众生!

在我喜爱的树中,我对梧桐怀有一份偏爱。从我记事起,我就记得在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几乎是梧桐的天下。梧桐枝干伸展幅度大,枝叶浓密,易活速长。那些排列成行的树干,从一定角度望去,就像是一道绿色的墙。每到夏日,笔直宽阔的街面全被绿荫覆盖,只偶尔从叶隙中,流下缕缕金波。可以这么说,梧桐完全成为我们这座城市的标志。可惜的是,在后来所谓的跟国际化大都市接轨的建设中,梧桐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街道两旁屹立起我想都想象不出高度的楼房。

工作之后去了不少地方,看到的各种各样的树也就多了。渐渐发现,树的本色只有在深山里才发挥得淋漓尽致。我曾在大别山中见过如沉云一样停落在山间、屋后和溪边的大树。那些叫不上名的树粗健,宁静,即使相差几十、几百载,也一样浓厚得化不开,用“绿得发蓝翠得发黑”来形容并不为过。特别是在春天走进山里,各种绿色让你感到浑身有了一种躁动------此刻,用“蠢蠢欲动”来昭示自已的心里活动绝不是一种贬低,而是一种真实的描述。无边无际博大无垠的绿色,让无论飘泊到哪里,在它的盘根错节上听过雨诉,冥思过星空的人都永远难以忘怀,永远在生命里一次又一次地呼吸着它的博大精深。

关于树,对于我们50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就有一种负罪感。大跃进年代,为了大炼钢铁,全民挥戈砍伐大片树木,投入高炉内,炼出一堆百无一用的铁疙瘩。多少树成了刀斧下的树鬼!最为痛心的是,人们理当带着一种丧母般的痛楚,为那大片大片树木的被伐而心中滴血时,却没有人意识到砍伐树木,其实是把艺术、哲学和科学创造灵感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也毁了。前些年我们的一些城市也不知是为什么突然将街道两边的树砍了,说是要学国外建现代化城市。城市化本来是人类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然王国的伟大里程碑。然而永远让人困惑的是,城市化似乎总是以背离自然、毁灭自然作代价。好在悲剧刚刚开始,就被制止住了。每年的植树节,报纸的显要位置都要刊登领袖拄着锄柄,或是弯腰浇水的照片,用来弥补几十年前的另一些领袖为大炼钢铁而滥砍林木的过失。

一棵树就有一丛森林的感觉和气息,数不尽的厚质的绿叶像成千上万的语言,散发着悟不到头的盎然,读不透的深蕴。树也是一个社会,一代代地生死承传着,演绎着无尽的故事。可惜的是,生活中很多人不能在这个意义上看待树木与我们人类的关系。“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此话老少皆知,也在不同的阶层不同的社会流行。而现在没人再说了,至少很少能听到此话了,人们的观念变了。想想个中也有道理,现代化的大都市似乎不再需要树,换句话说,树与人类的生活不再是那样紧密相关、密不可分了。人类的生存环境一天天恶化,喧嚣、欲望、机会和等级构成的压力,时时在默默撕碎一个人心中的自尊和自爱,都市中人们常常感叹宛如生活在心灵的沙漠里,什么也没有,被剥干净。人类与树遭遇着同一命运。

我常常想起各种各样的树。我还记得自已反省过桔子的气味所给予我的江南梅雨时节的往事,是我对经历的抱残守缺的依恋;还是感谢它们给予了我的个性和辽阔。认真说来,一个人一座城市如果没有树木作背景,我们无法想象人类将会产生怎样的裂变。

关于树,我们还能说点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