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0年08月12日  

2010-08-12 14:3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炊 烟

 

袅袅升起的炊烟是一种景致

远远地望一眼,就有了回家的暖意……

这是我十多年前写的诗《袅袅炊烟》的起始句。说起炊烟,便有点怀旧的味道。这么多年了,因为炊烟,常常在梦里频频回望自己那一方美丽的家园;在梦里回味家乡那香喷喷的米饭;在梦里咀嚼飘散在炊烟里的亲情乡情。

儿时所住的村庄紧贴着一条20多米宽的清水河。为了防水灾,因而所住房屋的宅基地就垒的很高,炊烟更是占据了村庄的制高点,薄薄而均匀地氤氲于屋脊之上,缭绕绵延,散向无际的苍穹,在相对低洼的田野里远远望去,炊烟在高高的上空悠悠飘荡,很有陶渊明“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意境。

炊烟最美是在清晨和傍晚。清晨,当炊烟从各家高矮不一的屋顶飘出与白纱巾般轻盈的雾霭相互缠绵时,在地里干活的男人们一下来了精神,在他们眼里,那炊烟就是召唤回家吃饭的旗帜。走在窄窄的田埂上,空气里飘满了植物草木的清香。眼前那山、那水、那树、都着一个香字,特别是与袅袅炊烟融而为一,滤就出一些空明般的澄静、透明和温馨。

傍晚时分,村庄在炭火般亮丽的晚霞中静静守候晚归的人,清清的河水不慌不忙,不急不躁地沿着村庄缓缓流过。机埂路上,牧归的羊群“咩咩”地叫着,卸套的老牛“哞哞”地吼着,还巢的鸟儿“喳喳”地鸣着,收工的人们“呀呀”地唱着,村庄里,鸡鸣狗叫,鹅鸭归圈,人声嘈杂,这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光,是寂静前的鼎沸。村庄被炊烟笼罩着,空气中弥漫出香喷喷的饭菜味、淡雅的柴草味,惹得人心里痒痒的。

“炊烟是一种生气。村子旺不旺,远远地看看炊烟就知道了。”这是父亲告诉我的。“火要空心,人要实心。”这是母亲告诉我的。意思是烧火时柴火不能挤得太实,中间要架起点空来,火才能越烧越旺,而做人要实实在在,不能虚心假意。不仅如此,炊烟还有预测天气的功能。比如炊烟徐徐上升,融入云层,第二天肯定是晴天,如果烟囱不出烟或不顺畅,那就说明气压低,就一定是个阴天。

炊烟,是我对家乡生活记忆中最难割舍的片段。这些年来,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常常去乡下,虽然现在农村生活条件好了,做饭已不用柴火烧锅,而是用上了煤气罐、沼气炉,但也有例外。今年初去大别山一家乡镇文化站,在返回的路上突然就看见有三三两两从山洼里飘出的炊烟。我让司机停车。看着炊烟在晚霞中轻盈地弥散开来,缠挂在花儿、小草、树梢,融成一片充满诗意的朦胧。这时我就很自然地想到家乡的炊烟,想起儿时放学回来的路上只要看到自己家的炊烟,心中便充满喜悦和温暖,我知道,那是母亲在给我们做香甜可口的饭菜。无论是稀粥还是干饭,无论是白馍还是野菜,一家人坐在一起,在昏黄的灯光下共度一天最快乐的时光。

炊烟,是乡村的标志,是最古朴最动人的风景,是一种燃不尽的乡野文化,也是悬挂在我记忆中的一幅永不褪色的图画,自然,悠远,无需装裱。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