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10年5月14日  

2010-05-14 17:1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唱    戏

 

喜欢唱戏,是由于从小在剧团里泡大,耳濡目染,不知不觉长出“戏胞”,徜非这层关系,说不定我至今也和很多人一样,“闻戏则烦”。

尽管从小生活在剧团大院,尽管唱戏的母亲希望在我们兄妹三个人当中能有一个接她班,但父亲却是极力反对。父亲在一所大学工作,他希望我们兄妹三个都能上大学。为此,父亲从不让我们去剧团的排练场看戏,哪怕是在做完家庭作业无事可干的情况下。“作业做完了,不能看看书,预习一下明天的新课?”这是父亲挂在嘴边的一句常话。然而我们毕竟还小,自控能力极差,只要排练场锣鼓点一响,我们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哪还有心思看书写字啊。在母亲和父亲大吵了一次之后,我们终于可以在周末开开心心地坐在排练场看大人们排戏了。在我的记忆中,无论是母亲演出的《天仙配》还是《女附马》,父亲都没看过,用父亲的话说,在看也都是演戏,假的。到是“文革”之后,父亲连看了好几遍《天仙配》、《女附马》,父亲说在不看恐怕就没机会了。

“文化大革命”让父亲的美梦泡了汤,我们全家被下放农村,上大学也就自然无从谈起。那时父母为了我们的将来能有口饭吃,就开始打着当演员、参军这一类主意,就等同于今天的家长们千方百计使出一切就为了让孩子能考上大学一般。好在我们兄妹三个都具有“戏胞”,当年的“八个样板戏”没有我们不会的。在公社或大队宣传队里,我绝对是台柱子,不仅如此,还多次被县文化馆抽去,代表县里参加地区汇演。70年代中期,我和小弟先后被两家剧团招去,年龄最小的妹妹在“文革”后恢复高考那年考取了一所大学,总算让父亲心里有了一点安慰。

我最终因为剧团解散而转行,虽未走完“粉墨春秋”的一生,但喜爱唱戏于我便全然成为今天业余之爱好。唱戏带给我的快乐,跟公园街角那些质朴的退休老人并没有两样。我常常见一群戏迷摇头晃脑,吹拉弹唱,形式极为散漫,若论歌喉之音质、音准,则让人不敢恭维,但他们却没有一个彼此嫌弃,反倒不时爆出一声“好”来互相打气,不解其中滋味的旁观者只会觉得可笑而以“怪人”视之。殊不知,戏迷间的唱和,原不在意于好坏高低,而只是求一个“乐”字。唱戏于我也是同样。比方说,心情郁闷的时候,或在书桌前坐了半天,只要起身面向空壁或窗外,哼上一段唱腔,便顿觉身心两畅。倘使有同好者在一块,特别是有一把胡琴,则更尽兴。我的初中班主任自退休之后,就加入到一个老年戏迷联谊会,隔三差五就打电话让我去,说那些老头老妈唱得不够味,让我去助助兴,只要有空档,我很乐意地赶去亮亮嗓子过过戏瘾。有朋友热心要替我报名参加电视台的“戏迷打擂”,我是一笑了之谢绝了。在我,业余时间唱上那么一段完全是出于爱好,自己给自己放松放松图个快乐,如果到了电视台去接受主持人问这问那一番折腾,恐怕好兴致也就没了,没了好兴致还唱个什么劲呢?为了唱而唱是唱不出什么味的,如此不去也罢。当然,我不反对别人去“戏迷打擂”,我这里只是说我自个。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