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09年10月2日  

2009-10-02 16:4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村

 

江村无江。

江村有江。

  说江村无江,是就自然而言。因为江村是个山村,无“洋洋乎之势,汤汤哉之威”的大江,有的只是枕山环水,阡陌纵横,山峰如黛,幽谷窈然,诗碑堤栏,垂柳秀荷,相映成画。1400多年来,经历代徽商及仕官的积年营造修缮,使江村一度享有“小杭州”美名。最辉煌时,村中曾有宗祠9座,牌坊18座,书舍9所,藏书万册。一个小小的山村,竟然有9所书舍,有万册藏书,这实在是一个奇迹。

说江村有江,是就姓氏而说。因为江村大多姓江。据有关资料介绍,江村人是南北朝著名诗人江淹的后裔。江淹少年时家贫好学,人极聪明,可以出口成章,其《恨赋》、《别赋》,流传于世,脍炙人口。很年轻时便以文章出名,入朝做官,官至金紫光禄大夫。别人写诗越来越好,他却每况愈下。所以当时人们笑话他是“江郎才尽”。江淹的子孙为避羞辱,躲入深山发奋读书,这便有了江村的来历。 

江村文风淳厚,村民自古以来“重诗书,勤课诵,多延名师以训子弟”。明清时期,江村造就了进士18人(其中授翰林院编修4人),文举人42人,武举6人,另有明经40人,辟举4人。民国初十年出学士、博士18人。这在中国古村落中实属罕见,也为徽州许多古村落望尘莫及。在“豪杰梓刻家谱中”,其中主要代表人物:唐侍御史江全铭,明顺天府推官江中文,明湖广分巡江廷寄,明护理南河总督清河道江瀚,二品顶戴翰林院编修江树昀,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二品戴江麟瑞,清代医学家“人逗接种法”发明者江西舜,清翰林编修、书法家江志伊,民国为国捐躯的海军将领江泽澍,《语丝》发起人、民俗学家江绍原,民国北京市特别市长、代总理江朝宗,民国安徽省长江亢虎,还有文化教育巨子胡适夫人江冬秀,革命烈士江上青(江泽民主席之父),数学泰斗著名数学家江泽涵都出自江村。

村口有湖,名曰聚秀湖,状若砚台;湖畔有阁,名曰文昌阁,如巨笔倒垂;我所在的狮山恰如几案,那么何为纸?定是这方锦绣大地了。村口还有一雕塑,是三九年牺牲的革命家江上青,手执书卷,神情飘逸,风流儒雅,与我想象中的孔武剽悍全然不同。单是看眼前这尊雕像,儒雅得近乎柔弱,沉静得几乎木讷,谁也不会把他与投笔从戎、转战南北的“革命家”三个字联系起来。想想也并不奇怪,千载风云,沧桑巨变,纷乱危机的时代,总是不乏知识分子义无返顾的迈步上前,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担负起解民倒悬的重任,用自己洁白的良心捍卫着民族的尊严。当日本军国主义的铁蹄恣意践踏中国领土时,江上青便怀着对祖国的热爱,对光明的向往,对战斗的召唤,毅然投身沙场,直至把自己的鲜血洒在黑夜如漆的国土上。

    江村才子豪杰无数,但也不乏红颜佳人。大才子胡适的夫人江冬秀的故居就在江村,至今仍保存完好。虽年月已久,但雕梁画栋仍清晰可见,处处彰显大家风范。中堂上,挂着胡适和江冬秀的画像。从画像上看,一百年前的这位山村村姑,还是细眉大眼,风子绰约。只是,看上去十分丰满,微微有点胖。画像两边是胡适写的对子:“旧约十三年,环球七万里”。读胡适的《尝试集》,可以想象胡适初次探妻时的情景。难以想像,“五四”时期的胡适,那可是新潮人物的偶像,一个如此摩登的留美洋博士,一生一世,竟爱上了一个小学文化都不到的小脚村姑,无怪乎被称为“民国七大怪事之一”。反过来说,一个有钱有势的江家大户,竟主动将十四岁的大小姐许配给一个十三岁的胡家穷小子,你也不能不佩服江家的眼光。

很明显,江家爱的是人才,迷的是文化。

    江东秀是一个名门闺秀,但更是一个典型的东方女性和贤妻良母。与胡适婚后,国事、家事、大事、小事,事事过问。待人接物,通情达理,豁达和顺,敬客如宾。治理家庭,管教孩子,不分“天光黑夜”,忙亦乐乎,真情地奉献了一切。也正因此,胡适才能在学问和事业上横冲直闯,而无后顾之忧。胡适虽是学术泰斗,世界级权威,但在家中,却俯首称臣。据说,晚年的胡适从美国返回台湾定居,曾与友人打趣说:“男人也得遵守三从四得(德)。”胡适一语妙惊四座,他解释说:“我的‘三从’就是,太太出门要跟从,太太命令要服从,太太说错要盲从。‘四得’是,太太化妆要等得,太太生日要记得,太太打骂要认得,太太花钱要舍得。”胡适在处理夫妻关系上,如此宽容,语言又如此幽默,不愧为一代文化大师。很清楚,胡家崇的是贤良有方,敬的是治家有道。

我们一行走在窄窄的青石板路上,觉着我们的每一步都是踏在一段厚重的历史上:古色古香的江村古居“黯然别墅”,透着文化底蕴的龙山书屋,横着牌坊的青石老街,如诗如梦的聚秀宝湖,气势恢宏的江氏祠堂,我就在想,一个藏在深山的偏僻村落,在历史上英才何以灿若星河?村庄何以雀噪皖南?

同行的老范是当地人,他说他相信风水。说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江村就是个风水宝地。没有这块风水宝地,孕育不出这么多的名人。说着,他指着远处让我看:江村的地理位置很特殊。整个村形像一把太师椅。村后的金鳌山是椅背。这个椅背可不得了,挑着两个国家主席呢。金鳌山的东面是绩溪,那是胡锦涛主席的老家。金鳌山西面的江村,又是江泽民的祖籍,你能说这座山凡吗?江村这座太师椅的两边扶手,是象山和狮山。象山上宝塔高耸,狮山上庙堂肃立,太师椅前便是聚秀湖。聚秀湖,是聚宝盆,汇集了金鳌山飞流直下的双溪之秀;是砚台,折射出江村的文化厚度;是天弓,寓意江氏族人敢于射天狼的勇敢精神。

听完,虽不苟同,但也无法反驳,只好一笑。但我想,是厚积的历史文化蕴育了江村。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