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2009年12月20日  

2009-12-20 17:4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具

 

    不知我们祖上究竟吃过同类多少苦头,才总结出诸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之类的古训。单就一个 “防” 字,就无意间为社会竖起多少多余的帐幔,把自然的心灵相通弄得一概隔膜生疏。于是,人们在“防”的心理支配下,便求助于面具。只不过,这种面具不仅在脸上,更是在心里。不是儿童商场所卖的那种硬塑料做的面具,而是一个人告别少年步入社会,碰壁碰出来的,以沉重的代价换来的无形面具。

    我在单位是个小头头,已有5个年头。每天上班之前便自觉戴上面具,下班到家摘去,多年一贯制,倒也不觉其哀。一位和我年龄相仿但已是副县级的朋友就曾开导过我说,大事小事多向上司汇报请示,逢年过节到头头家走动走动,别整天戴着你那文人面具,那没有用的。说实话,我其实也想“汇报请示”和“走动走动”,但我所指的“汇报请示”和“走动走动”和朋友所暗示的不是一回事。同时我也很怕正常的“汇报请示”、“走动走动”被人曲解。到上司那儿“汇报请示”,怕被视为溜须拍马、打小报告;到同级朋友家里“走动”,又怕会引出搞哥儿们义气的麻烦;到单位部下家里看看,又怕风言风语被说成拉拢亲信或另有交易。如此顾虑重重,不时变换面具,到不如干脆哪都不去,躲在家中,落得个清静自在。

    景观如此,但心理也会常常感到不平衡,甚至很不服气。于是,常常将某人与俄过作家契诃夫小说《套中人》中的别留科夫相提并论,加以嘲笑,再不就拿妻子和儿子出气,时间一长,连儿子都学会了以我的脸色阴晴来支配他的行为规范,自觉或不自觉地也戴上了面具,想想好不悲哀。

    其实,任何一种社会形态都不可能实现个人真正意义上的“表里不一”。我们要在这个世上生存、要吃饭、要学习、要升迁、要安身立命、要养家糊口,就摆脱不了与上级、同事、朋友、亲属……所有认识不认识的人的之间关系,关键在于“度”。因为社会经验告诉我们:在这繁杂的人际关系处理上,诋毁和赞誉往往并行而至;成功与失败常常同出一撤;光荣与耻辱也会相伴而生。因此,在不损害别人的前提下,尽量做的对得住自己,尽量活出一个真我来。

作家王安忆在《心的渴求》一文中说:“人和人的心,原来是相通的,原本是不难相互解释的,只要坦率、只要真诚、只要以诚相见。”我想,如果有一天,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邻里之间、陌生人之间,都能摘去那副陈腐可憎的假面具,真正以诚相待,心心相通,那样将会减少多少畸形人生,减少多少心灵寂寞!但愿那一天到来时我还赶得上,不致于戴着假面具向这个世界做最后的道别。

但愿。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