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自已的活法  

2007-01-28 17:2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作之余,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家中,做自已喜欢做的事情。朋友们为此大为不满,常常以命令的口气约出去喝茶。朋友相聚,特别是男人们聚在一块,几乎都是侃些政冶、经济、战争,当然,也少不了井市俚曲、小道消息和倾倒乐歪一片的荤段子。

我自然乐在其中,想假装清高都装不起来。人,常常会渐渐习惯群体的节奏和步伐,下意识地跟随而往却沉迷不觉,不知所至。这让我想到契诃夫小说《姚内奇》中的主人公姚内奇。姚最初是一个对社会有着满腔热望和真挚信念的青年医生,试图改变不合理的社会。而几十年间,在平庸的市民生活中渐渐被同化,当初的理想被日常的庸俗压碎,变成灰暗的杂拌,最终成为一个冷血、唯利是图的人,最后取消了理想的意义,也取消了他生命的意义。记得我当时看了震骇不已,从来没有设想过这么一幅图景,残酷而现实地磨蚀人生的图景。很多人觉得,生死考验或许是人生一个大的关口,一线之间的选择便是人所能下的最大决心。但是看似最波澜不惊的平凡生活更是充满了磨练和诱惑,一咬牙作生死抉择可能还比不过在日复一日的损耗侵蚀中坚持

我也曾想改变一下自已现在的生活,培养一下自已对现代生活的一点兴趣,或坐在舞厅,或坐在茶馆一角,很有修养或很迂腐地把烟灰弹掉,听苍白的歌声,任旋转的灯光把我没用的清高扫射得千疮百孔。但是不行!那昏暗的光线、苍白的歌声以及混合着的各种气味,让我头皮发奓、发木,像是要扼制住我的什么。好几次我都是憋着气跑出去,就像是一个被人追赶的犯人。

是的,没有人会相信我,在这座城市我非常的孤独。可我不以为然,很久了都不以为然。记得多年前学跳舞,怎么合不上拍。有一次,被一小姐半曲中甩了,我很欣赏她的个性,可爱的小性子。这不合拍的习惯,却使我那么地开心,对于一个时代来说,就需要这样的一批格格不入的人拉大差距,作为陪衬,培养起我们对生命孤独的热爱,执着的热爱。“凡高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之一。在他一生最后的10年,从27岁到37岁,他专心致志地从事绘画艺术,并且取得了胜利。”欧文.斯通的话,常常引导着我的凝神静思,年复一年,转化为我默默无言的个性,沉淀为我生命中、血液中、每一次的呼吸中的重金属。

城市是越来越热闹。大商店推迟关门,夜总会、火锅城几乎通宵达旦,人们尽可沉浸在其愉悦之中。迷你型的娱乐则在家中进行:搓麻将,喝酒划拳,变声变调地唱卡拉OK,看影碟,以及层出不穷的补肾壮阳、丰乳广告、传单,提醒着虚弱无力、热得发虚的城市。我却养成了黛玉似的休闲心态:喜散不喜聚。学会了许多没用的东西,把最紧张的工作安排在最闲适懒觉之后,工作时也顺便把一首流行歌曲从嘴边拦腰截断,从中间哼起;用电话遥控儿子;看男人爱看的足球……悠闲的坐着,清高地走着,自潮般地开心。我没有了崇敬,没有了鄙视,没有了渴望,没有了懊悔……剩下金属的骨头支撑着思想。

每个夜晚沉浸于月朗风清的心境之中,无我,无他,无众生之心。好像我是在自己家里出家,因清静而达于彻底的遗忘。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