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日志

 
 

等待下雪  

2006-12-06 09:29:01|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电视上看到,北方地区今天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好生羡慕。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市,自入冬以来,雨倒是下个没完没了,除了冷冷的寒意,一切都似乎变得萧瑟与无奈。至于雪,就像一个矜持的女孩子,约会时总要故意迟到一样,还不知藏在何方。
   
关于雪,古今中外的人,都曾给了它不少美誉。泰戈尔见雪生情,那白雪的洁净进入了我的灵府。鲁迅称誉雪是雨的精魂滋润美艳之至。巴金说那满地的落雪像洒满了白糖似的,语近平实,却多了童话的想象。《水浒》中忙于写人,描景极简:那雪正下得紧,一个字,被金圣叹评为:妙绝!
  记得去年年底,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市下过一场大雪。我还记得,雪是从傍晚开始下的。先是起了风,继而飘起了若有若无、欲连欲断的雨,随后,雨中渐渐有了雪的影子,薄薄的绒绒的碎雪点缀其间,改变了雨的线型结构,代之以旋转、摇曳之态了。到了晚上,雪花取代了雨丝,天地间竟成了纷纭迷离的大雪。这是这座城市多年来第一次下雪,于是,人人都脸上挂笑,有了诗兴。
   
我是在看完了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之后走出家门,走进大雪之中的。无声的落雪进入夜晚,更加恣意奔放,愈下愈紧。我没带任何遮挡物。我只想就在这茫茫苍穹间,在雪儿们谱写的现代舞的浓艳的旋律里,享受着雪带给我的惊喜与快乐。我走在大街上,踩着厚厚的积雪,脚下发出噌噌的钝响。在街灯和车灯的射映下,雪花就像千万只银蝶飘飞,很容易让人想到此时的天地间,宛如一个失去了约束的歌舞厅。我在雪地里走了两个多小时,外面的衣服全湿,头发上也不停地滴下雪水。返回的路上,遇到一位报社工作的朋友,当她见我这般模样,用羡慕的口气说,要不是赶着上夜班,真想拖着你陪我在雪中散步赏雪。
  如今想起那晚的雪中散步,真的渴望老天快快下场大雪。我都想好了,今年下雪的日子,我一定要走出都市,去乡下看看。我在农村生活八年,和都市相比,乡下的雪更诱人,更让人兴奋。那一望无际的田野,由于雪的光临,使得那不很平坦的田野像铺上了一床硕大无比的白色地毯。极目望去,那才真叫旷大的空间,坦坦荡荡的空间,干干净净的空间,大大方方的空间,神神秘秘的空间。大叫一声,心中所有的高兴事和不高兴事都会随之而散。那时我们玩得最开心的事就是在生产队的场基上罩麻雀。用一尺来长的树棍支起一个竹筛,把筛子下面的雪扫净,撒些稻谷,用一根绳子拴住树棍的底部之后,我们就躲在大草垛后面等着寻食的麻雀上钩,虽说很冷,特别是握着绳子另一头的手冻得通红,但我们毫无寒意,只是兴奋地盯着那筛子,如果运气好的话,半天功夫,准能罩住十来只麻雀。
   
雪中藏着种种记忆。只要稍微回想一下,就会看到无数站立的幻像。此刻,坐在灯下,很冷。但却在充满诗意的有关雪的回忆中取暖。室外,雨声风声混杂;屋内,我在静静地等待雪的降临。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