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果

写自已想写的,说自已想说的

 
 
 
 

自定义模块

 
 
模块内容加载中...
 
 
 
 
 
 
 
 

儿时的夏天

2017-8-8 8:37:57 阅读25 评论0 82017/08 Aug8

 

儿时的夏天,没有那么多的冷饮,只有冰棒。在物质贫乏的时代,冰棒是大人与孩子沟通的媒介,学习好了奖励买冰棒,帮做家务奖励买冰棒。吃的最多的冰棒是三分一根的水果冰棒和四分一根的豆沙冰棒。家境好点的,偶尔买一根五分的奶油冰棒或是七分一根的三色冰棒。还有一种叫汽水的饮料,好像也只售四五分一瓶,因那时没有冰箱,汽水不冰,所以很少有人买。也有聪明的生意人,打一桶井水,把汽水瓶放进桶里,起到了冰镇的作用。喝时从桶里拿出打开,瓶口对着汗津津的嘴,咕嘟咕嘟一瓶下肚,非常解渴。冰棒的灵魂在冰,尤其在酷暑难耐的夏天,一根冰棍带有的凉爽不光是生理上的,更多是心理上的。

儿时的夏天,大人们吃过午饭都要小睡一会。而我们一溜烟跑到离家不远的雨花塘,脱掉衣服,跳入塘中,微凉的塘水,把炎热一扫而光。初次下水,是不敢往深处走的,只是呆在池塘边两手拍着水面打水玩。

作者  | 2017-8-8 8:37:57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闲人

2017-7-27 9:32:04 阅读62 评论1 272017/07 July27

 

“不知从什么时侯起,社会上有了闲人。”这是贾平凹先生《闲人》一文中的首句。今天之所以再次想起此文,是因为我现在也成了闲人。

说来也怪,过去上班时总觉得很累,很是痛恨那种忙得难顾首尾的生活,总想着什么时候自已也能奢侈一回光阴。虽然在位时只是一个单位的负责人,虽然早先坐的那个位子并不显赫,但一个单位犹如一个家庭,有担当更有责任。一个单位所担负的事务,一个团队所有人的生计,都要操心。现在到是彻底地闲下来了,也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的操心事了,然而反倒没了闲情。究其原由,还是内心深处对“闲”字有抵触,以为有事干总比闲着好。特别是走在大街上,看那密密匝匝的赶着时间上班的芸芸众生,他们仓促、疲惫、生气勃勃或者充满着欲望。就想到了早些年提出的口号“革命加

作者  | 2017-7-27 9:32:04 | 阅读(62) |评论(1) | 阅读全文>>

老去的村庄

2017-7-20 21:18:59 阅读78 评论0 202017/07 July20

 

隔个两三年,我都要回到当年全家下放的生产队去看一看。一是见见老朋友,二是给埋在那黄土岗的奶奶上坟。每一次,我都发现村子里少了一些东西。上次是村头的那口有些年头的老井没有了,说是有年头打不出水,出于安全就给填了。这次是村东头一大片果园没了,说是品种不行,又没技术,卖不上好价钱。最让我忧惧的是,若大个村子,几乎没有了人气,或者说是人气越来越淡,只剩下老人和小孩。

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村子里行走,几乎所有的人家都是铁将军把门。有的门锁已是透迹斑斑,门前晒衣服的绳子已经发黑。偶有一两家门前是晒着衣服的。或黑或白,在风中微微摇摆,呈现出一种凭吊的意味。若大个村子,见不到那抖着红红鸡冠打鸣的大公鸡,见不到那呆头呆脑扯着嗓子叫唤的大白鹅,见不到那老母猪

作者  | 2017-7-20 21:18:59 | 阅读(78) |评论(0) | 阅读全文>>

炊烟袅袅

2017-7-20 21:16:57 阅读82 评论0 202017/07 July20

 

袅袅升起的炊烟是一种景致/远远地望一眼/就有了回家的暖意……。这是我十年前写的诗《袅袅炊烟》的起始句。说起炊烟,便有点怀旧的味道。这么多年了,因为炊烟,常常在梦里频频回望自己那一方美丽的家园;在梦里回味家乡那香喷喷的米饭;在梦里咀嚼飘散在炊烟里的亲情乡情。

儿时家家都有土灶。灶台上嵌着一大一小两口铁锅,中间嵌着两只盛水的吊罐。台面上贴有瓷砖,光洁平滑。有土灶,就有炊烟。在早、中、晚三个时间段里,一缕缕炊烟从各家屋顶缓缓升起,薄薄而均匀地氤氲于屋脊之上,缭绕绵延,散向无际的苍穹。远远望去,淡淡的、蓝蓝的炊烟,如少女小蛮腰,袅袅婷婷,微微跃动着,很容易让人想起清晨山野树林里飘动的雾霭,很有陶渊明“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意境。

作者  | 2017-7-20 21:16:57 | 阅读(8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洗澡那些事儿

2017-7-14 16:06:52 阅读102 评论1 142017/07 July14

 

儿时洗澡都是盆浴。那时家家都有一个直径一米多,30多厘米高的木盆。冬季,洗澡前先烧一大壶开水,木盆里倒上小半盆凉水,掺和成热水,然后脱光坐到木盆里洗浴。洗到水有点发凉时,拎起煤炉上的水壶再倒点儿开水,让水温加高一点儿,再继续洗下去。当然,洗澡时把木盆紧靠着煤炉,这样会暖和许多。后来有了浴帐,在洗澡前将浴帐把木盆罩上,这样就不怕热气散去,人在浴帐里洗澡也就不像过去慌里慌张,随便洗洗就结束了。夏季,洗澡于我们男孩来讲就特别简单了。傍晚时分,穿一条短裤,带上一个小方凳和一个脸盆,坐在自来水龙头下冲洗,洗的差不多了,接一盆水,举到头顶往下一倒,从头淋到脚,那叫一个痛快。

后来住的大院建了个公共澡堂,洗一次收费五分钱,但不能天天洗,一三五男人洗、

作者  | 2017-7-14 16:06:52 | 阅读(102)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安徽省 合肥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